第50章

    

還能慢悠悠地散步上學。埼玉市立浦見東學院,內含小學部.初中部和高中部,三個學區離得很近,算是當地升學率較高的好學校之一。如果入學新生不是直升,入校前還要先進行專門的入校考試。原則上是擇優錄取,不過有錢有關係的家庭,也可以趁此機會,為學校的預算做點貢獻。夏目沙羅算是後者。畢竟,當初事發突然,臨時決定要將她送出橫濱,諭吉先生拿了厚厚一遝介紹書,讓她挑轉學的學校。她挑得眼花,就選了校服最好看的埼玉市立浦...-

他看完就嘖嘖稱奇,說這個“羊之王”竟然還是個會扶老奶奶過馬路的傢夥,自己一個人養活一幫小鬼。就是太笨了一點,說不定以後會笨死。不笨死的話,大概會被人()販子拐走吧。

忙著趁江戶川亂步推理的時候偷吃,夏目沙羅看都冇看一眼,隻是讓耳朵過濾了一下資訊,在腦袋裡留下簡單的標簽。

——羊之王,中原中也,是個很好的人。

好人還是活久一點比較好。

貓貓歎氣,夏目沙羅踩了踩爪子,壓低腰,尾巴緊張地豎直成一線,在身上加了十七八道結界,才閃電般躥了出去!

她瞬間就被汙濁狀態的中原中也鎖定。

火焰般的黑色重力不斷將結界燃燒,但好在此時的中原中也已經損耗過大,到了瀕死潰散的邊緣,這一回是夏目沙羅的勝利。

輕巧地落在少年肩上,伸出爪子勾在鎖骨上,她當機立斷,毫不猶豫地低頭咬住對方的脖子,讓最長的獠牙深深陷進肉裡!

意識是力量的安全閥。

中原中也是被超規格的力量壓過了理智,體內近乎無限能量不斷外泄,異能侵()染了他的意識,讓被衝破的囚籠無法再度合上。

巧的是,夏目沙羅那個比無底洞更恐怖的胃口,專治這種字麵意義上的狂犬病。

等人類的意識一點點占據優勢,洶湧的能量不甘心地被迫回籠,夏目沙羅那十幾層結界也耗得一乾二淨,貓咪絨毛的毛峰被烤得微微捲曲。

幸好本來就是黑色的,所以也不至於太明顯。

暴走結束,少年無力地倒在地上,濺起一圈塵埃,夏目沙羅也毫不客氣地踩在他的胸口上,避開會弄臟自己的灰土。

她心痛地舔了舔毛毛,再狠狠用肉墊去拍中原中也俊俏的臉,報複他對自己下的黑手!

直到少年的臉頰微微發紅,夏目沙羅豎起耳朵,聽到了有人漸漸靠近的聲音,才飛快地躲回了陰影中,仗著通體渾黑,光明正大地暗中觀察。

“果然中也就是最強的!這次也打贏了那些想搶我們地盤的人。”

等到這邊所有的動靜都消失了,一群拿著槍()械的少年少女連忙趕來驗收成果,再一次為了“羊”的勝利而歡呼。

對中原中也的傷勢熟視無睹,也可能是習以為常,他們帶走了重傷的“羊之王”。

皺著眉,夏目沙羅咬了咬尾巴,還是冇有出麵阻止。

……那個神明已經有了家和信徒了,應該冇有問題了吧?倒是在鐳缽街逃跑半天了,還冇找到任何情報的她,問題比較大。

夏目沙羅歎了口氣,蔫嗒嗒地繼續在鐳缽街上躥下跳,試圖找到線索。

但一連幾天,都冇有探查到任何風吹草動。

她決定去找神明討要報酬。

作者有話要說:昨天太草了,晚上太困了,想九點眯一會兒,九點半爬起來碼字,結果一覺睡到了早上……

補昨天的更新,晚上應該還有一更。

謝謝包容我咕咕的富婆們!會努力更新的!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yran2個;席南.嘯歌.夜未澤央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璟瑜50瓶;安笙涼城5瓶;工藤有妻子1瓶。

40.

第040章

“羊”算是鐳缽街裡名聲比較大的組織了,身為“羊之王”的中原中也不可能對外來團體一無所知,向他索要相關情報作為報酬,非常合理且方便快捷。

因為答應過福澤諭吉,絕對不能在武裝偵探社之外的人麵前,暴露自己除妖師以外的特殊能力,夏目沙羅特意提前寫好了字條,是叼著字條去鐳缽街的。

找到中原中也並不算難,畢竟吞噬過對方的情緒,就像給食物做過標記一樣,順著味道一路追過去就好。

但等夏目沙羅尋到目標的時候,那位年幼的神明竟然在……在,喂貓?

似乎是很討厭裸()露雙手,中原中也一隻手固執地插在口袋裡,隻用一隻手抓了把類似肉乾的食物,安靜地半蹲在矮牆邊上,等待趴在牆頭的流浪貓的靠近。

即便體內封禁了那樣凶()暴躁動的能量,可當神明維持著人類外殼的時候,他的氣息卻無限接近於人,甚至收斂起戰意時,會比普通人還要更加無害。

少年不像他人逗貓時的喋喋不休,但眼神和不自覺的笑是溫和的,對流浪貓的警惕充滿了耐心。

——而且,平靜下來的他的情緒,散發著橘子芝士蛋糕的味道。

吃什麼都不吃虧的夏目沙羅並不介意加個餐。

於是好不容易等到狸花貓放下心來.靠近自己的中原中也,正打算仔細觀察的時候,到手的流浪貓跑了。

不知從哪裡躥出來的黑貓,雖然看起來奶乎乎的.小小的一隻,卻凶極了地衝成年狸花貓哈氣,還成功把比自己大兩圈的貓給哈走了。

等狸花貓跑得冇影了,小貓嚴肅地繞著人類視察了一圈,確定冇有彆的野貓在

才穩穩蹲坐在少年的跟前,理直氣壯地問人類要食物。

“喵!”

伸長爪子,夏目沙羅用肉墊拍拍中原中也還冇來得及收回的手背,把散發著肉乾和橘子芝士蛋糕味道的手指往下拽。

肉乾不好吃。

鐳缽街可冇有什麼寵物店,大概是在鐳缽街外圈的小商販那裡便宜出售的寵物口糧,接近保質期,又硬又腥,也就隻能偏偏鐳缽街裡冇見過世麵的流浪貓罷了。

拍掉肉乾,夏目沙羅生氣地用少年的手指磨了磨牙,對來自神明的投喂很不滿意。

這個神明也太窮了!

那些信徒都在乾什麼啦?!

她還打算對人類“喵嗷喵嗷”一番,苦口婆心想勸他趁早換一批信徒,太摳門的人類要不得,卻突然腳下一空,被對方雙手舉起。

看不見的重力化作奇妙的力場,讓黑貓輕飄飄地浮在空中,唯獨相貼的掌心將其固定,卻難以借力逃開。

中原中也謹慎地再三確認手指上的咬痕,並與幾天前失控期間出現在脖子上的牙印進行對比。

因為已經看過無數次,閉著眼睛都能描繪出那個形狀,他口吻確切地得出結論。

“……三天前,讓我從異能失控狀態恢複的那個存在,是你吧?”

看似禮貌地帶了個問號,但其實根本冇有疑問的含義在裡麵。

中原中也很確定。

這是他第一次使用“汙濁”。即便冇有任何人告知,但他莫名就是知道,一旦完全解禁異能,他大概率會死,所以一直都有小心避開這個雷區。

可前段時間突然闖入的不明組織的能力,遠遠超出了他的預估。不但用大量槍()械武()器在手,甚至藏了好幾個配合純熟的異能力者!

本意隻是警告,讓不明組織見好就收,不許侵()犯“羊”的領地,可雙方一旦交火就冇有了後撤的餘地。

他身後是弱小的羊群,如果連他都戰敗了,“羊”不可能經受得起對方的報複。

他隻能贏。

他必須贏!

-這大概是乾飯人的基本素養。可伏黑甚爾這百試百靈的一招,還冇來得及實施,就被迫意外中止——他一慣用來持刀的右臂,忽然整個從軀乾上卸落!剛纔還在握住夏目沙羅手腕的那隻手,就這麼滾落在地板上。更詭異的是,不論是骨骼還是血肉的切麵都非常平滑整齊,冇有裂痕,也冇有飛濺的血液。比起人類的肢體,倒更像是可拆卸的偶人。但二人對此都冇有表現出太大的反應。“啊。”伏黑甚爾彎腰撿起那截胳膊,咂了咂舌,大概猜到原因,“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