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貫月 作品

第1章新生

    

隻能在父親的病床前眼睜睜看著秦川在痛苦中閉眼,這一世,我秦朗便是傾儘渾解數,也要把你從閻王爺的手中搶回來!“雖然這一修為百不存一,這地球靈氣枯竭無幾,但是隻要有一希在,我就可以重登九霄,就聖尊!我秦朗的字典中,永遠冇有放棄,冇有我的同意,任何人都不能奪走您的生命,王洋?張雯?你們且排隊等著,待我救回父親,再跟你們兩個算賬!”秦朗冷冷的瞟了兩人一眼,一把推開王洋,他後的賓士車中,開著車直奔醫院而去!...麻城市第一看守所門口,一個穿著破舊白襯衫的年輕男子站在那裡,很茫然的看著周圍。

“我,回到地球了?”

秦朗原本是修真界一名迴仙尊,隻要渡過迴,就能超聖。

可是在最後渡劫的時刻,卻慘遭心魔衝擊,最後渡劫失敗。

秦朗原因為自己會形神俱滅,卻怎麼都冇想到回到了九百年前的青年時代。

“秦朗,看什麼呢?是不是這兩年在監獄裡憋傻了?”

一個挑釁的聲音在秦朗的耳邊響起,打斷了他的思緒。

秦朗扭頭看去,眼中瞬間閃過了一道寒芒。

他的麵前站著一男一,男的西裝革履,頭髮梳得鋥亮,正是他的遠房表哥王洋,的姿容姣好,麵帶冷霜,正在用一種厭惡的表看著他,看到秦朗過來,臉上寫滿了濃濃的鄙夷。

這的張雯,秦朗這次啷噹獄,也正是因為這對狗男!

回想這個時代,二十二歲的秦朗正在上大學,也正在瘋狂的追求張雯。

可是張雯卻利用秦朗對的,故意在酒吧把秦朗灌醉了,搔.首.弄.姿的了自己的服,然後報警說秦朗意圖對用強,秦朗就這麼稀裡糊塗的坐了大牢。

當時秦朗還對張雯滿懷愧疚,後來秦朗才知道,這件事其實就是王洋授意張雯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在秦朗獄的這段時間侵吞秦家的財產。

上一世,秦朗出獄之時,父親秦川已經病膏肓,母親任晴被上京任家的人強行帶走起來,偌大一個秦氏集團,就剩下這個心腸歹毒的表哥獨自執掌。

秦朗依稀記著,他出獄那天,見到了父親最後一麵,父親便撒手人寰,悲痛之下的秦朗本無心家族事業,家族企業的執掌權利旁落,王洋鳩占鵲巢,最後秦朗鬱鬱寡歡,在憋屈抑中過了兩年,最後被得跳了河。

卻不曾想,這一跳,居然跳出了一位絕世仙尊。

秦朗跳河之時,剛好被路過的紫塵仙尊到,紫塵仙尊看出秦朗懷無上修仙資質,便順手救下了他,收為弟子,帶到了修真界。

秦朗經過九百年的苦修,終迴仙尊,卻不曾想又回到了這個時代,實在是造化弄人。

王洋!張雯!已經囂張到瞭如此明目張膽的地步了麼?

前一世的自己心灰意冷,已經無心這對男的所作所為,這一世,秦朗不願意再忍!

秦朗目冰冷的看向了這一對狗男,作為殺伐果決的一世仙尊,秦朗的目讓兩人膽寒不已。

王洋不知道一向在他眼中憨頭傻腦的秦朗目為何如此犀利,怎麼像是變了個人一樣,強自製住心中的震撼,假惺惺的對秦朗說道:“快回去看看舅父吧!他已經快要不行了!”

父親!

秦朗猛然想起,今天是他出獄的日子,也是父親秦川的忌日,此時的秦川,應該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等待著他,希看到他最後一眼!

前一世,秦朗隻能在父親的病床前眼睜睜看著秦川在痛苦中閉眼,這一世,我秦朗便是傾儘渾解數,也要把你從閻王爺的手中搶回來!

“雖然這一修為百不存一,這地球靈氣枯竭無幾,但是隻要有一希在,我就可以重登九霄,就聖尊!

我秦朗的字典中,永遠冇有放棄,冇有我的同意,任何人都不能奪走您的生命,王洋?張雯?你們且排隊等著,待我救回父親,再跟你們兩個算賬!”

秦朗冷冷的瞟了兩人一眼,一把推開王洋,他後的賓士車中,開著車直奔醫院而去!

“這個秦朗,簡直目中無人!好歹你也是他哥哥,他怎麼能這麼對你?”

張雯恬不知恥的攬住了王洋的胳膊,嘟起,撒般的說道。

“哼,彆急,他爹馬上就要死了,我爸也讓黃律師改好了囑,隻要秦川一嚥氣,這秦氏集團,就姓王了,到時候你就是王氏集團的夫人,秦朗,不過是我隨手就死的小螞蟻而已。”

王洋看著遠去的賓士車背影冷笑著,一手拍在了張雯的翹上:“走吧,我們也去醫院看看,看看這小子痛哭流涕的樣子。”

按照記憶的軌跡,秦朗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秦川的病房,推開房門的那一刻,秦朗看到了一群醫生正圍著秦川的病床忙碌著。

已經枯瘦如柴的秦川上滿了各種各樣的管子,在他的邊,站著幾個人,其中有一對中年夫婦,雖然兩個人臉上都帶著焦急的表,可是秦川卻看出了兩人虛偽表下的狠歹毒。

這對夫婦,正是王洋的父母,王立武和胡麗蕊!

前世父親秦川死的蹊蹺,秦川一直懷疑是這對狗夫婦下的毒手,卻苦無把柄。

另外還有一位穿著軍裝的年輕軍,正是秦朗的舅舅,任尚武。

他也是任家唯一一位在秦川病逝前來探的親人。

“爸……”

看到秦川的那一刻,秦朗的眼淚終於止不住的流了下來,一聲悲喚,千言萬語卡在了嗓子間,卻無法吐出!

為了這一眼,我憾了整整九百年!

這一世,兒子堅決不會讓您再輕易離開了!

秦朗依舊記得當初秦川閉目前眼中的憾和不甘,兒子未才,媳婦被,他作為一個男人,卻隻能躺在病床上虛度,生不如死!

最後看到秦朗一眼,已經為了秦川的奢。

“朗兒……”

秦川費勁的扭過頭,張了張,隻呼喊出了秦朗的名,便呼吸困難,眼皮沉重,似乎要暈過去一般。

“爸,您彆說了,我知道您要說什麼,是不是救我媽?您放心,您死不了,我不但會去救我媽,還要讓您親自上門,風風的把我媽給接回來。”

秦朗一把抓住了秦川的手腕,一邊說著話,一邊迅速的查探了一下秦川的脈搏!

慢毒藥!而且是一種特彆蔽,特彆麻煩的慢毒藥!

這俗世中的醫生本治不了這種毒,到底是誰,有何等仇怨,要對父親下此毒手?

依靠秦朗一世仙尊的眼力和閱曆,雖然現在修為隻剩下了一,卻也一下子就查探出了秦川的況。

秦川現在的生命力就如狂風中搖曳的燭火,隨時都有可能熄滅。

若是放在之前,這種小病對秦朗來說,不過是彈手可解,可是現在秦朗修為不存萬一,僅有的一點真氣在盤旋,也隻夠拖延住秦川的生機流逝!

此毒不除,秦川也未必活得過今天,必須得用銀針拔毒!而且要快!

“秦朗,你說什麼胡話呢?你爸都這樣了,你還在這裡大言不慚,你丟人不丟人啊?”

一旁的胡麗蕊厲聲嗬斥著秦朗,秦朗知道心中的想法,因為任尚武在這裡,胡麗蕊一直想要搭上任家這顆大樹,至於秦朗,在他們的眼中,不過是個隨意的小螞蟻而已。

“閉!我現在冇空搭理你!”

秦朗瞪了胡麗蕊一眼,兇狠的目頓時嚇得胡麗蕊閉上了,心中惴惴不安,這小子的目,怎麼這麼兇殘?

秦朗接著扭頭看了一眼一個個都束手無措的醫生,沉聲道:“我爸還有救,銀針,快,給我一盒銀針!”

“哼,你胡說什麼呢?我是他的主治醫師,他的況我最瞭解。

他的五臟六腑都已經潰爛,這在醫學史上是一種難見的怪病,本冇機會了,我們已經得到了相關手續,等他死了之後,就把他解剖,他本人也同意了,為醫學做最後一份貢獻。”

一名三角眼的醫生看著秦朗說道。

“放屁!誰簽的協議?我怎麼不知道?”

秦朗一眼掃過去,胡麗蕊立刻慌的彆過了頭,還故作悲傷的抹了一下眼淚。

“你就是個庸醫!快點給我找一盒銀針過來,不然老子現在就宰了你!”

秦朗作為一世仙尊,在修真界時更是隻手滅人滿門的存在,何時到過這種憋屈,要不是擔憂著秦川的,他不介意讓這個名刁西的三角眼庸醫消失在眼前。

“你,你敢罵我是庸醫?你敢質疑我?我是西南大學附屬醫院最權威的專家醫生,博士生導師,我……”

那三角眼醫生還要說什麼,卻被一個聲音厲聲打斷:“去給他拿一盒銀針!”

說話的是任尚武!

秦朗激的看了一眼這個舅舅,雖然任尚武的話不多,但是秦朗能夠從他眼中看到一關切,畢竟母親任晴是他的親妹妹,這個舅舅還帶著那麼一親的意味。

此時的任尚武也在關注著秦朗這個外甥,他不知道秦朗在監獄的兩年裡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一縹緲的桀驁氣息,讓人無法揣測。

都說世間最鍛鍊人的地方有兩個,一個是部隊,一個就是監獄,莫非這外甥在監獄裡有什麼遭遇不?

可是不管怎麼樣,你們秦家的勢力太弱了,本不配,也冇法跟任家相比,晴兒啊,哥隻能幫你到這了。,收為弟子,帶到了修真界。秦朗經過九百年的苦修,終迴仙尊,卻不曾想又回到了這個時代,實在是造化弄人。王洋!張雯!已經囂張到瞭如此明目張膽的地步了麼?前一世的自己心灰意冷,已經無心這對男的所作所為,這一世,秦朗不願意再忍!秦朗目冰冷的看向了這一對狗男,作為殺伐果決的一世仙尊,秦朗的目讓兩人膽寒不已。王洋不知道一向在他眼中憨頭傻腦的秦朗目為何如此犀利,怎麼像是變了個人一樣,強自製住心中的震撼,假惺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