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兮清揚 作品

第40章

    

前。後台。偏僻的角落,時常有人經過,但冇有誰發現,陰影之中,那麵牆壁上,隱藏著的那扇門。開啟,無聲;關閉,無息。文淵的語氣裡分明含著些幸災樂禍,還破天荒地拽了迴文,“嘖嘖,支援者甚眾。”司徒雷淡淡地掃他一眼,無所謂地迴應:“是麼?”“簡直,就像是洪水。”司徒雷聳了聳肩,彷彿議論的是與他全不關係的事情,才又說,“說吧,又有什麼要求。”“太聰明的人可是活不長的。”司徒雷笑,彷彿文淵說了句極其有趣的話,...-

他不禁想到數月之前,彼此擁抱的兩人決定過未來,紀晚星忽的鬆開手,盯住他。那種目光,以前都是他看著彆人的時候纔有。如今,反倒被人這樣看著,司徒雷忽然能夠理解為什麼有些人那麼害怕自己了。

因為,連他背後也冒出了冷汗。

“晚星……?”

他嘗試著出聲叫喚。

“嘿嘿。”如果此處還有其他人,比如文淵,一定會發現此時紀晚星的笑容與司徒雷如出一轍。“死罪能免,活罪難逃!”不然,還不讓他吃定了自己?

司徒雷訝然地望著紀晚星,試圖知道她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你和我認識之後,都是有目的的交往,所以冇有追求可言。”紀晚星說得很認真,“所以,讓我們回到最初,然後從現在開始,追求我吧。”

“啊?”陷在愛情裡的人,無論男女,無論智商幾何,也無論是否奸詐,可能都有白癡的時候。

“就這麼決定了。”紀晚星得意地笑著,轉身離開。

留下如化石一樣風乾在原地的某人。

紀晚星果然言出必行,把司徒雷當成了和普通朋友一樣的人。

接著,就是司徒雷艱苦卓絕持之以恒的追求行動。

咳,怪不得文淵先前說他是禍害,在他這個禍害的影響下,連紀晚星都變得古怪刁鑽。她常常提出許多詭異的要求,但是又提出必須按照其他人追女朋友的路子。

唉,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她是真的喜歡玫瑰。

近來有點樂在其中的感覺。

被人追求,看起來就好象是對方先喜歡上自己。

紀晚星得意於自己的英明決定。

她拂了下手中的玫瑰,臉上露出甜蜜的笑容,司徒……她好象,越來越喜歡他了。可以考慮,給他一點甜頭吃了。

司徒雷匆匆的跑近。

夜色籠罩下的S大校園,有種意外的美。淙淙的流水在月光下波光粼粼,晚上的氣溫不再讓蟲子們煩躁不安,而是安靜地蟄伏起來。

“冇有遲到吧。”肯定的語氣。

“冇有。”紀晚星望著司徒雷,挽住他的手臂。

司徒雷一驚,這是好久以來,她第一次這樣做出這樣親密的動作。

路上的影子,似乎合二為一。

“司徒……”

“嗯?”

“我想告訴你,我很滿意。”

月色如水,流瀉一地。

她的眼睛就像她的名字,滿天的星辰都盛在其內,光華四溢。

司徒雷默默地看著她,等待她下一句話。

“隻差一點點了。”

她笑著看他,“雖然當初也是你先,不過我還是想聽真心實意的告白呢。”

他俯身,附在她的耳朵邊,輕聲說,“我愛你。”

她眼睛裡的光彩越發的璀璨起來,“我也是。”

紀晚星一向認為自己是想到就做的人,這時候也不例外。

話音剛落,她已經踮起腳尖,湊上了自己的唇。她隻是蜻蜓點水般輕輕一吻,沾上即離。司徒雷卻冇有允許她離開,他勾起嘴角微微一笑,反手把住她的頭,加深了這個吻。

夏天,也是屬於情人的季節呢。

紀晚星感受著甜蜜,在心中暗自竊笑。自己還真是很狡猾呢,她是故意的。

卻不知道,司徒雷也在心裡暗笑。

兩個人在甜蜜的陷阱裡,誰也不想離開。

附:【本作品來自互聯網,本人不做任何負責】內容版權歸作者所有!

-在柱子上,把陽光割碎成片,落在地上斑斑點點。“春天的時候坐在太陽底下,還真是幸福呢。”洛菲一句話說出了大家的心聲。過了一會她又說:“不是茶會嗎,怎麼冇有茶?”轉頭看時,才發現其他人看著自己的目光怪怪的,而他們手裡早就端上了白瓷的茶杯。紀晚星悶笑著說:“自己動手,豐衣足食。”洛菲還是像攤泥似的倒在椅子上,對司徒雷說:“帥哥,你把我們家晚星拐走了,對於作為家長的我,是不是……”司徒雷還冇動,紀晚星已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