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4章 方知我是我

    

。算了,應該不是氣運之子!隨後,他取出龍暗斧,放在張峰頭上,刀刃鋒利得極其懾人,隨時隨地將要壓下去,淡淡道:“還生死鬥嗎?”張峰頓時表情凝固,不敢說話了……隨後,嚇完小朋友,非常滿意的方塵帶著翼凶離開。離開的時候,突然……轟——方塵體內爆發出一股修為急劇攀升的氣息,狂暴的靈氣讓四周圍的沙塵都沸騰激盪,揚起一蓬蓬煙塵沙土,把呆滯得張大嘴巴的張峰直接給嗆到了……築基四品!突破成功!同時,係統的提示聲響...-

最後,方塵還記得,厲伏幫助他進行真塵球認主的時候,曾使用道魘淬鍊過他,讓他陷入迷茫,想要放棄變強,回去當個土財主。

但他陷入迷茫後醒來的下意識第一反應就是,不能放棄,不能迷茫,為了變強,自己把自己的原裝雞兒都燒掉了。(266)

可實際上,他最開始的時候,認為身體是原主的,不是自己的,那日大鼎燉自己,燒掉的也分明是是原主的雞兒……

那這麼一來,咋能說是原裝雞兒?

可潛意識就這麼想了,那也就恰恰說明瞭什麼……

另外,還有其他例子,但方塵認為這個例子已經是實錘了。

畢竟,正常男人很難在這種事情上想太多……

而這一刻,方塵也終於明白為何自己長得和前世一模一樣了。

“媽的,這麼久才讓我知道我是胎穿的,甘霖孃的老逼登。”

方塵扶額苦笑。

而此刻,方塵後知後覺地意識到,師尊好像有好幾次試圖幫自己恢複記憶了。

比如,師尊拿真塵球的道魘搞暈自己,說不定也是想趁機讓自己陷入迷茫,再清醒過來,跟叫淩祖師讓自己忘掉一切再甦醒過來有異曲同工之妙,但可惜失敗了。

而像次在劫胎一樣,也像是要讓自己迷失一切,再重新醒來,也有可能甦醒一切,但也是被阻擋了……

而直到現在,方塵還在想,到底是什麼記憶,才能讓界劫一定要讓自己遺忘?

那絕對是能決定勝負的關鍵手!

難不成是自己之前也是仙帝?

讓自己恢複記憶就等於仙帝仙帝了?

那自己仙號叫啥?

既然可以隨便起,那就叫仙號吧。

然後再讓其他仙路上的人都認識自己,這樣他們以後再也不敢跟彆人說“我的仙號叫什麼”了……

不過,知道自己是自己這件事情,對方塵的影響不大。

經過翼凶的勸說後,方塵對身份這件事情已經看開了,無論過往如何都好,眼下……還是先點菜吧。

說乾就乾。

方塵點了份菜,同時開始思考,古道仙法到底有幾條。

先前係統說二十六是自創的,搞得他以為仙法就二十六條。

結果師尊現在說古道仙法有幾千條……

聽起來很假。

但當一件事情很假的時候,他就又有一點真實性了。

還有,這個火血華雨是什麼情況,所以說係統的術法是師尊創的?

還是說,隻是因為師尊本性是個樂子人,覺得火血華雨這個名字挺有意思的就直接偷了?

額,應該不能算是樂子人了,應該是樂子王……額,也不對,樂子王是劍祖師,師尊應該是樂子皇……皇好像級彆低了點,樂子聖或者樂子帝……

神經病。

為什麼要糾結這種問題。

就在這時。

大門突然被人推開,淩修元大步流星地走了進來,身後還懸浮著方塵剛點的菜,燉得軟爛,濃油赤醬的豬肘,晶瑩剔透,異香陣陣的時蔬,還有一隻很靚的白切雞……

很顯然,淩修元在外頭等著方塵,結果發現這小子好了之後居然點了菜,就直接幫方塵送了進來。

方塵見狀,不由惶恐地起來把飯分成兩半,道:“淩祖師,您也來?”

淩修元把菜放到方塵麵前,並搖頭道:“不吃,我不餓。”

方塵說道:“好的。”

跟著他就夾了一塊白切雞往淩修元嘴邊送……

淩修元:“……”

他冷冷地說道:“你不覺得這樣過於曖昧了嗎?”

方塵嘿嘿一笑道:“表示我熱情嘛……”

淩修元用一股返虛之力把方塵的上古神手推走,並自己拿起筷子,道:“好了,現在說說,你看完之後可有感想?”

方塵聞言,剛要說話。

結果淩修元又搖頭道:“彆跟我說。”

方塵端著碗,拿著筷,微微一愣,嘴巴微張:“為什麼?”

淩修元慢條斯理地夾起青菜,並淡淡道:“你師尊怎麼胡說八道騙黑芒的,我們就怎麼騙,我們可以用獨屬於我們兩個的方式交流。”

方塵恍然大悟,道:“淩祖師,我懂了。”

“不過,我們……可以有我們自己獨屬的方式嗎?”

“這樣真的不會太曖昧了……我錯了,淩祖師您息怒。”

話還冇說完,方塵看到所有菜都帶著一股澎湃的大乘之力飛了起來,很顯然,他再說下去,上古神軀疊加神將鎧的上古神將都保護不了自己。

等方塵道歉完之後,淩修元才又吃起青菜,並淡淡地說道:“來,說吧,可以先交流一些彆的。”

方塵點點頭,跟著想了想,道:“這次您家那位玩得怎麼樣?”

“還行。”

“如果冇有意外的話,您家那位的那位,應該有億點收穫吧?”

淩修元:“?”

看著方塵擠眉弄眼的樣子和曖昧的語氣,他立刻就知道那位的那位是誰了。

淩修元:“嗬嗬。”

“收穫本來應該是你的,但我給他了。”

方塵:“?”

“什麼東西?”

淩修元:“那個。”

方塵:“???”

“祖師,我這個聽不懂了,你說清楚點,界劫知道也沒關係的。”

淩修元:“嗬嗬,就是要你聽不懂。”

方塵:“……”

二人的第一次謎語交流,以方塵先犯賤結束。

不過,沉默半晌後,方塵突然笑了一聲道:“淩祖師,我剛剛說的事情,就是我師尊交代的,您知道了嗎?”

淩修元聞言,筷子也冇停,麵色也冇變,隻是微微點頭。

方塵也跟著微微點頭。

然後,他開始思考一個問題……

他說這句話,是想“報複”一下淩祖師,不過看淩祖師一副特彆淡定的樣子,對方好像冇被自己報複到……

另外,他還在思考一個問題——

界劫現在會不會在想,自己跟淩祖師交流了什麼他不知道的嗎?

……

與此同時。

若月穀。

月明星稀。

厲伏站在光禿禿的天驕森林前,抬頭望著天空半晌後,突然一個閃身,來到一朵雲前,強烈的勁風本應將雲儘數吹散,但卻有一股無形之力保護住了那朵雲,令其毫髮無傷。

見狀,厲伏微微點頭,片刻後,

他緩緩道:“好了,你可願學習吾之傳承?”

半晌後。

雲靜靜地飄走了……

溫柔如水的寂靜夜空下響起重重的冷哼。

……

第二日。

融神天。

站在心形山前,蕭蒔雨滿臉的感慨:“好久冇來這裡了。”

顧曉彧連連點頭:“是啊是啊!”

而此刻,方塵亦滿臉呆滯,心裡閃過一個念頭:

“不數不知道,一數嚇一跳,怎麼……來了這麼多人?!”

隻見,此刻站在心形山前的共計十二位祖師,其中大乘巔峰共有四位,另外,還有方薑虎樹球團隊,一群人,烏泱泱的,彷彿要將融神天給攻占了下來一般。

而淩修元站在融神天山門前,露出幾分感慨和緬懷,他當初有跟施以雲來過這邊,假借澹然宗公務之名,實則談情說愛……

跟著,淩修元對身旁的嶽星夜說道:“嶽道友,當初我和以雲把張萌這孩子托付到這裡,距離上次見她,也有十來年了,她如今如何了?”

說話的時候,感慨萬千的淩修元腦海裡不禁浮現那個雨夜,驚慌失措的一群孩子,還有擋在他們麵前,半身白衣儘數染血的纖瘦身影……

那次,是他和她的初見。

——

計13

-這兩人的實力都比懷憫和厚德厲害。有這兩人代表人祖廟在此,人皇便更為放心,若是真有事,他們就能拿德聖宗的兩名祖師作為擋箭牌。融神天駐地。融神天先前過來的是兩名祖師。一名是荊槐序,一名則是融神天祖師竹筱笿。而他們的駐地則是比較特彆。竹筱笿自己搭了一個木屋。至於荊槐序則是自己一人在高空中一朵孤獨的雲上坐著。隻有一朵九天之上的雲,才配被他坐在身下。此刻,坐在木屋前,身著裙裝,清雅少女模樣的竹筱笿聽到淩修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