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掉小杏仁 作品

第七十七章 一個火球術的威力

    

。在陰陽雙生鐲的作用下,米雪那被地獄三頭犬腐蝕的後背開始緩緩恢復,隻不過那疤痕看起來依舊有些猙獰,這個就隻能等出了狀元秘境再找美容師之類的職業幫她修復了。治癒了米雪後,葉林就將多寶金蟾到掛在了一棵參天巨木上,並交給了米雪一個任務。每隔三分鐘,就在多寶金蟾白花花的肚子上打一拳,打到它吐東西了,就讓它休息五分鐘,不吐就繼續打。聽到葉林的話,多寶金蟾呱呱呱的叫了起來,顯然是在抗議,但葉林又怎麼可能會理會...多寶金蟾。

這是一種極其特殊的魔物,它的大名對於每一個轉職者來說幾乎都是如雷貫耳。

多寶金蟾會將寶貝全部吞入腹中,藏在它那巨大的肚子裡。

等級越高的多寶金蟾,肚子裡藏著的寶貝價值就越高。

也不怪葉林和米雪兩個人激動,眼前的這頭多寶金蟾等級高達26級,若是能將其生擒,一頭多寶金蟾能爆出來的東西甚至超過了一百頭其他魔物加起來的總和。

“悄悄靠過去,我控它,你抓它,明白?”葉林小聲對著米雪說道。

米雪粉紅色的小腦袋如同小雞啄米一般快速點著。

貪婪,膽小,速度極快,這是多寶金蟾身上的標籤。

而且多寶金蟾隻能生擒活捉,不能獵殺,若是多寶金蟾察覺到了必死的危機,會立馬分泌腐蝕性極強的胃液,將體內的寶物全部消化,讓獵殺它的人什麼都得不到。

米雪匍匐在地,一點一點的朝著多寶金蟾挪了過去。

多寶金蟾極其警覺,隻要讓它察覺到任何一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立即逃跑。

好在米雪也極其有耐心,她用了足足一個小時的時間,慢慢挪動到了多寶金蟾的眼皮子底下。

米雪悄悄將手伸到背後,朝著葉林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示意葉林可以動手。

葉林見狀,悄悄掐起了禁咒,準備用木界降臨先捆住這頭多寶金蟾,然後再讓米雪一個惡狗撲食將其拿下。

蠻荒狂戰職業的力量屬性可是極為驚人的,一旦這多寶金蟾被木界降臨捆住,再被米雪保住,那它定然是插翅難飛。

就在葉林與米雪兩人準備動手的瞬間,一個陰狠的聲音忽然從身後傳來。

“葉林!你果然在這!你可真是讓我一頓好找啊!”

葉林臉色一變,大喝一聲。

“動手!”

“禁咒木界降臨!”

在叢林中發動這個禁咒,威力無疑更加恐怖,無數堅韌的綠色藤蔓如同靈蛇一般朝著那頭多寶金蟾纏繞了過去。

米雪也不再潛伏,直接朝著那多寶金蟾就撲了過去。

然而已經太遲,那個突如其來的聲音令得多寶金蟾察覺到了什麼,呱的一聲,它那龐大的身體瞬間消失在原地,隻留下一道金色的殘影。

“焯!”

葉林臉色一沉,撲了個空的米雪也是銀牙緊咬,到嘴的鴨子居然就這麼飛了,任誰的心情也不可能好。

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來,隨後武邵祺一行人便從枝繁葉茂的灌木叢後鑽了出來,還有不少人跟在武邵祺一行人的後麵,顯然是想看熱鬧。

無論何時何地,看熱鬧這件事是刻在大夏人骨子裡的基因。

“你躲得可真深啊,可真讓我一頓好找!外麵的賬,我一定要好好和你算一算,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

仇人見麵分外眼紅,武邵祺陰狠的盯著葉林。

“嘖嘖嘖,這小子慘了,被武邵祺帶人堵個正著,跑都沒地方跑。”

“武邵祺在狀元秘境內又提升了一級,此刻已經是23級了,單打獨鬥都沒幾個人是他的對手,更別說他還有著一群隊友了。”

“隻能說他運氣確實差,狀元秘境這麼大,竟然還能剛好和武邵祺碰上。”

跟過來看熱鬧的人群議論紛紛,看向葉林的目光中帶著些許同情,他們知道,麵對著暴怒的武邵祺,葉林肯定要遭老罪咯。

然而此時,葉林的臉色也極其冰冷,宛若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

“生不如死嗎?放心,我一定會讓你們所有人體驗到的。”

多寶金蟾這麼一跑,他再想抓到對方可就難上加難了。

“哈哈哈哈,你是得了失心瘋嗎?你的意思,你一個人想對付我們十幾個人?”之前邀請米雪組隊被拒絕的高瘦男譏笑出聲。

他早就看葉林不順眼了,此刻更是第一個站了出來。

麵對著他的挑釁,葉林平靜的從米雪那裡取來技能卷軸,隨後一抬手,一陣能量湧動。

“火球術!”

高瘦男見狀笑得更不屑了。

火球術可是最低階最普通的技能,是個轉職者就能學會,這傢夥居然想用一個火球術來對付自己,簡直是異想天開。

可很快,他的笑容就僵在了臉上。

隻見葉林手指輕抬,那看似平平無奇的火球忽然暴漲數倍,化作一輪直徑數米的赤金色太陽,攜帶著恐怖的高溫,以雷霆萬鈞之勢狠狠砸向高瘦男。

這一幕,宛如神火天降,令人震撼,隱隱的似乎還能聽到一聲幽幽的嘆息聲。

“不……這不可能!救我!”

高瘦男驚恐地尖叫起來,他瘋狂地想要躲避,但那火球的速度實在太快,他根本無處可逃。

那輪太陽狠狠砸在他的身上,爆炸開來,高溫和衝擊波瞬間將他吞噬,他連慘叫聲都沒能發出,便化作一具焦屍。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看得所有的人皆是目瞪口呆,張大了嘴不知道應該說點什麼。

這...這他孃的是火球術?

他們怎麼感覺不太對勁啊!

那高瘦男好歹也是一個城市的狀元,等級也有18級,這樣的人,被一個火球術給秒殺了?

這就好比你才剛進去個頭,對方就大喊到了到了到了。

焦屍蠕動了一下,露出一雙血紅的雙眼,他的表情已經完全扭曲,顯然是極為痛苦,雖然狀元秘境的法則能夠庇護他不死,可是被燒傷的痛苦卻是實打實的。

他應該也是第一個燒傷麵積百分之一百卻還能存活於世的人了。

“葉林!大家都是大夏未來的棟樑,你居然下這種狠手!你還是不是人?”武邵祺旁邊的寧依依立馬指責其葉林來。

“放心,我這人心善,見不得偏心之舉,主打一個人人平等,所以他體驗過的東西,你們馬上就能體驗到了。”

葉林平靜的開口,與此同時,手中再次拿起一個技能卷軸。

“冰旋咒!”“他媽的,這個傢夥,捱了三斧頭,八刀,十二劍,二十幾道魔氣侵襲,五十幾拳,一百多腳,他為什麼還沒死?”“對啊!太不合理,我們都有十個弟兄死他手裡了,他還能站起來算了,怎麼還能放禁咒?他媽的,這生命力比我們這些魔族都要可怕!”“就是啊!要不這魔族給他當算了!”僅剩的十幾個魔族看向葉林的表情皆是複雜無比。他們想不明白,一個人類,還是以脆皮著稱的法師,居然能在捱了這麼多攻擊的情況下,還好好活著?“他這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