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掉小杏仁 作品

第一百五十九章 我計不成,乃天命也

    

直接將那魔族男子淹沒,周圍的溫度極速攀升,洶湧的熱浪撲麵而來。眾人都愣住了,葉林的火球術...為什麼和他們的火球術不太一樣?可無論是吟唱的咒語還是施法的波動,他們都能確定,葉林是真的釋放了一個火球術啊。這年頭的火球術威力這麼大了嗎?隻有武邵祺他們一行人臉色陰沉,畢竟他們可是真實見證過葉林的恐怖的,火球術還算合理的,一個落石術能落下來一顆小行星,那才叫離譜。片刻的愣神過後,眾人便是一陣驚喜。“得救了...葉林分身的聲音擲地有聲,眼中更是燃燒著昂揚的鬥誌。

正當眾人還沉浸在震驚中之時,忽然感覺像是有一陣風忽然從臉上拂過。

隨後下方的戰場上便多出了一道身影。

那道身影手持兩把短匕,速度快得讓人心驚肉跳,飛舞之間,竟然直接將數頭魔物直接肢解!

“青城的小娘子們,你們放心!沒有危險的時候,我郭勤就是最大的危險,但是有危險的時候,我郭勤來護你們周全!”

以郭勤的速度,下方的魔物甚至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就已經斃命了。

這突如其來的兩個人令得青城的眾人全都陷入了震驚中。

“這兩個人...好可怕的實力,恐怕放眼整個青城都是頂尖的吧?為何之前都沒見過他們?”

“那個刀疤男說他是受諸葛先生所託...諸葛先生死後還在記掛著青城嗎?”

“我們...是不是有救了?”

眾人的眼裡都多出了一抹光,那抹光的名字,名為希望!

郭勤和葉林的分身出現後,二話不說就朝著獸潮的中央殺了出去。

郭勤身形如風,利刃如芒,硬生生在魔物群中開出了一條血路,而葉林赤炎法杖的頂端燃起紫紅色的業火,直接一個業火焚天就砸了出去。

業火一旦沾染,便是不死不休,很多魔物吃痛之下四處衝撞著,又將旁邊的魔物也一併沾染上業火。

兩人的加入就像是給在場的眾人打入了一針強心劑,眾人瞬間再次燃起了戰意,紛紛出手。

青城的眾人這邊,竟然隱隱有壓住魔獸群一頭的趨勢!

而這兩人出現後,謝泓的人也在關注著這邊。

“確定是他倆嗎?”謝泓冷聲開口道。

“沒錯!從青城調查局那邊調來的檔案有記錄,這個淩夜就是極其擅長火係法術,甚至能召出業火,青城這邊一個叫肯森的小混混就是死在淩夜的手裡。”戴著鼠臉麵具的人點了點頭。

“動手!”

“是!”

十二個戴著麵具的黑袍人瞬間從謝泓的身後衝出!

若是有外人看到這一幕,定然會嚇得目瞪口呆,因為這十二個人的速度,竟然不比郭勤慢太多!

十二個人就如同十二顆流星一般,直接朝著黑壓壓的魔物群衝去。

而那些可怕的魔物在麵對著這十二個人的時候,竟然被直接掀飛上了天空,根本擋不住他們分毫!

這驚世駭俗的一幕瞬間引起了青城眾人的驚歎。

“那十幾個人又是誰?也是諸葛先生他生前留下的後手嗎?”

“不知道!但是看起來就強得可怕啊!”

“不對!你們看!那十幾個人根本沒有對魔物出手,隻是憑藉自身的強大硬生生將魔物給撞開了!”

“他們到底想幹嘛?”

突然出現的神秘人讓青城的眾人全都是一頭霧水,而城牆上的葉林的本體眸光也忍不住微微一凝,這些傢夥的實力比他預想的還要更加恐怖,難怪郭勤一開始會那麼反對!

葉林依靠著本體在城牆上居高臨下的視野,開始操控著分身在密密麻麻的魔物群中和那十二個神秘人玩起了躲貓貓。

在這具分身徹底消失之前,他要利用這十二個人,儘可能多的消耗掉更多的魔物!

郭勤此時所做的事情也跟葉林差不多,他沒有葉林的視野,所以他直接往魔物群最深處鑽。

從一開始他們就計劃好了,郭勤不會回青城,而是直接往野外衝。

以他的速度,回青城反而更容易被甕中抓鱉。

在那十二個神秘人的席捲下,黑壓壓的魔物群瞬間被衝擊得七零八落,青城這邊的眾人壓力驟降。

魔物們隻能發出憤怒的嘶吼聲,卻拿那十二個人沒有一點辦法。

但好景不長,很快葉林的分身便率先被截斷了所有退路,六個麵具人將他圍堵在了魔物群裡頭。

“你不是挺能跑挺能躲的嗎?怎麼不繼續跑繼續躲了?”鼠臉麵具人冷冷一笑。

“哼!你們以為你們能抓得到我嗎?”

葉林的分身眼底露出一抹癲狂的神色,隨後一道道星鏈連線到他的身上,他的身體就如同一個不斷充氣的氣球一樣開始鼓脹了起來。

“我計不成,乃天命也!諸葛先生,淩夜辜負你的信任了!郭勤,一切都交給你了!”葉林分身嘶吼出聲。

“臥槽尼瑪!打工人的命不是命嗎?”

另一邊被另外六個麵具人追得上躥下跳的郭勤一聽這話,差點氣得回頭去給葉林的一拳,這不是給他拉仇恨嗎?

“不好,他要自爆,攔住他!”鼠臉麵具人驚呼一聲,就要動手阻攔。

可惜他不是諸葛千星,這自爆,鼠臉麵具人攔不住!

一道刺眼的光柱沖天而起,將周圍的雲層都全部蒸發消散,眾人看到刺眼的強光後,轟隆一聲巨響才緊接著響起!

恐怖的爆炸將周圍的一切全部湮滅,靠得太近的魔物被炸得血肉橫飛,地麵上更是留下了一個幾十米深的圓形深坑。

可即便如此,當漫天煙塵散去的時候,那六個麵具人除了身上灰頭土臉的有點狼狽之外,居然沒受到任何傷勢。

“媽的...這小子竟然這麼不怕死!走!追那個怕死的!”

捱了一發分身自爆的六個麵具人罵了一聲,便直接轉身去追郭勤了。

眾人也終於反應了過來,這些麵具人,根本就不是來幫他們的!甚至可以說,這些麵具人也是他們的敵人!

城牆上的葉林本體眸光不由得一凝,43級的禁咒師全力自爆,居然沒能傷到他們任何一個人?這幾個傢夥的實力...究竟該有多麼可怕?

不過計劃的第一步已經達成了,接下來就要協助郭勤逃脫了,畢竟郭勤接下來要麵對的,可是十二個麵具人的圍追堵截!

不過葉林對郭勤的有信心,隻要自己讓分身自爆去給郭勤開闢出一條路,那十二個人不可能追得上一心逃竄的郭勤,身為禁咒師,葉林精通好幾種自爆姿勢。

正當葉林準備出手讓另一個分身衝去接應郭勤的時候,一個歇斯底裡的嘶吼聲響起。

“淩夜!!!”

“我要你們所有人給他陪葬!”會答應,他隻是生活所迫需要暫時裝瞎,又不是真瞎了。“季叔叔,我明白你的好意,但我還是想去大學,反正也沒多久好活了,不如多出去感受更多的風景,這樣死亡真的降臨那天,說不定會少點遺憾。”季父聞言,沉默了片刻,然後緩緩點了點頭。“好,既然你已經做出了決定,那我支援你,無論你走到哪裡,季家都會是你的後盾。”回去的路上,季父也給了葉林一張卡。葉林雖然不知道卡裡有多少錢,但是應該不會比諸葛霓給的那張少。隨後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