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掉小杏仁 作品

第一百五十五章 徹骨的寒意

    

I���x���o�M���䣬���䎟ÿ����һ������ɽ��iһ�����䡣�������ܣ�����6�1�������ס�������6�1�������ף����䎟�I���������ľ���֮���ن������������I�������w��λԽ��Ҫ���ن����������ȼ�Խ�ߣ����߿��ن����������ף�����ҕ���g�������ȼ��;���������������ע�����䎟ጷŽ���o�κ����ģ��ҟ...“奇怪...太奇怪了...提取不到任何人體組織,就像是殷祥一家子所有人全部憑空消失了一樣。”

“不應該啊,即便是火燒,也不可能將人體燒得這麼幹淨啊...”

“可若是有人將屍體帶走了也說不通,附近街道的監控都已經查過了,除了四天前有一個男人乘坐計程車來到這裡,後麵就來了高階鍊金術師周和平和高階煉藥師雲英發兩個人,然後就再也沒有人出入過了。”

“那麼多人,怎麼會憑空消失呢?”

許秀蹲在殷祥家的院子裡,百思不得其解。

隨後之前載過葉林的那個計程車司機也被帶到了許秀的麵前。

司機師傅一看到許秀,臉色當場就白了,迫不及待的就開口解釋道。

“我冤枉啊,我最近真的沒有介紹人去找蜈蚣的天敵啊!”

許秀:“......”

“我叫你來不是問這個的,四天前,你是不是載過一個人來殷祥的家裡?”

司機師傅愣了一下,隨後才點了點頭。

“是有這麼個人,他說是來找殷祥大師修復一件裝備的,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是我問你,不是你問我!那人有什麼特徵?”許秀皺眉問道。

“特徵?”司機師傅回憶了一下。“他特能聊!跟我聊了一路!”

許秀:“......我是問你,他的外貌特徵!”

“哦哦哦,長得...不高不矮...不胖也不瘦...不黑也不白...”

“你故意找茬是吧?”許秀怒目而視。

被許秀這麼一瞪,司機師傅頓時就慌了,急得抓耳撓腮,拚命的回想起來。

可不管他怎麼回想,都回想不起葉林的任何特徵,因為當時的葉林就是一張毫不起眼丟進人群裡找都找不到的大眾臉。

“好了,別為難他了。”一個沙啞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滿臉鬍渣頭髮亂糟糟如同雞窩一樣的黃力田拎著酒瓶子從門口走了進來。

“師傅!”許秀頓時驚喜無比。

黃力田走向前拍了拍司機師傅的肩膀。

“你走吧,這件事和你沒關係了!”

“哎,好嘞,謝謝!你可真是青天大老爺啊!明察秋毫!”

司機師傅連忙給黃力田豎起大拇指,隨後急匆匆的走了。

“師傅,他是唯一見過兇手的人,放他走了,那接下來怎麼辦?”許秀焦急問道。

“你跟了我那麼久,怎麼一點進步都沒有?”黃力田搖了搖頭,隨後繼續說道。“他不是說了嗎?兇手是來找殷祥修復裝備的,你覺得殷祥是自願的還是被迫的?”

許秀腦袋嗡的一下,像是一團亂麻忽然找到了一個線頭一樣。

“師傅...你是說...殷祥如果是被迫的,他肯定會給我們留下一些線索?”

黃力田沒有多說什麼,喝了一口酒,隨後徑直走向了鍛造爐,整個人鑽進了爐口裡頭。

“嗯?沒有?”

黃力田醉眼朦朧的眼睛裡有些疑惑,隨後他大聲喊道。

“許秀!把爐火點燃!”

“啊?師傅,你認真的嗎?”許秀嚇了一跳,此刻黃力田半個身子都在鍛造爐裡頭,一點火他不得直接變成烤鴨?

“讓你點就點!那麼多廢話!”

許秀咬了咬牙,隨後還是將鍛造爐的爐火給點燃了。

這個鍛造爐是殷祥花費重金打造的,其爐火最高溫甚至能達到四千攝氏度。

爐火剛一點燃,黃力田整個人便瞬間燃起來了!火光四溢!

“師傅!”

許秀嚇了一跳,趕忙一把將黃力田給拉了出來,將其身上的爐火撲滅,若是再晚上幾秒鐘,黃力田估計要變成烤串了。

“咳咳咳咳!”

黃力田劇烈的咳嗽起來,頭髮和臉上的鬍鬚都被燒焦貼在了麵板上,看起來十分狼狽,但黃力田卻露出了一個笑容,緩緩的吐出了五個字。

“八荒聖銀弓!”

“快!馬上去調查青城所有持有長弓裝備的轉職者!”

“好的師傅!”許秀激動的點了點頭,這纔是他熟悉的黃力田!

可剛走出沒兩步,許秀的腳步就驟然一頓。

“弓?”

“等等!先等會!”

許秀忽然想起自己那天出門的時候,撞到自己的那個看起來十分淳樸的青年。

那個青年,好像就揹著一把弓和一個箭簍?

許秀的腦袋轟的炸開,他感覺自己好像錯過了什麼東西!

“師傅!我應該......知道兇手在哪了!”

許秀一扭頭,就朝著季氏集團的方向趕去,黃力田連忙跟上。

“你知道兇手在哪?”這下輪到黃力田疑惑了。

許秀點了點頭,隨後將那天在路上撞到葉林的事情全部跟黃力田講了一遍。

黃力田先是一愣,隨後有些將信將疑的問道。

“你是說,那個人去應聘季氏集團的保鏢,要保護的人...是葉林?”

見許秀點了點頭,黃力田兩條燒焦的眉毛頓時皺在了一起。

“葉林...又是葉林...從肯森案開始,怎麼好像每次的事情,都會和這個人扯上關係,他在這些事情裡頭,到底扮演了一個什麼樣的角色?他和淩夜究竟是什麼關係?和這次的兇手又是什麼關係?”

黃力田隱隱感覺自己好像是抓住了什麼,又像是什麼都沒有抓住。

但他現在很確定一件事,青城近些日子以來發生的所有事情,都和這個葉林脫不了關係!

黃力田呼叫了援兵,隨後帶著人怒氣衝衝的趕往季氏集團,他已經見識過了葉林的伶牙俐齒,所以他這次不準備廢話,準備直接去拿人,新案舊賬一起算!

調查局的人馬,季氏集團的保鏢們自然是不敢攔的。

很快黃力田就見到了葉林的本體正用著個輪椅推著分身在曬太陽。

見到黃力田的時候,葉林也有些驚訝,這傢夥居然還在堅持追查自己?真是有夠執著的。

“石星是吧?你涉嫌殺害高階鍛造師殷祥一案,現在,請跟我回撥查局。”黃力田冷聲開口。“放心,這一次我證據很足!你身上的這把八荒聖銀弓,就是最好的證據!”

葉林聞言,臉色略微有些難看,看來是他在處理殷祥的時候,有什麼手尾沒處理乾淨,留下了把柄。

自己好不容易弄來的新身份,難不成隻能放棄了?

就在葉林猶豫要不要動手的時候,一個半透明的人影忽然從牆麵裡鑽了出來,葉林一眼就認出,這人影就是一直以來在暗中監視自己的那個傢夥!

“什麼人?!”黃力田厲喝一聲,他身後跟著的調查官們也紛紛拿出了武器嚴陣以待,隨時準備出手。

然而那人影出現後卻沒有任何動手的意思,而是直接說道。

“你們是調查局的人是吧?有一大批魔物要襲擊青城了,以青城的實力擋不住,趁現在,趕緊轉移平民吧。”

黃力田聞言,一股徹骨的寒意就從他的尾椎骨一路竄上了天靈蓋!上。若不是謝瀟瀟戰鬥經驗不足的話,剛剛他根本就沒有脫身的機會,會被直接絞殺。那名魔族毫不猶豫轉身就掏,星辰傀儡線雖然厲害,但在追擊這方麵顯然是有所不足的,直接撲了個空。“別想逃!”謝瀟瀟毫不猶疑的就追了上去,不肯放過這頭魔族,畢竟這可是她向家裡人證明自己的重要獵物。“喂!窮寇莫追,是陷阱!”葉林趕忙開口提醒,但謝瀟瀟哪裡會聽他的。“放心!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一切陰謀詭計都是沒用的!”看著謝瀟瀟飛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