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掉小杏仁 作品

第一百五十章 前四後八,反覆碾壓

    

到了角落裡,他拚命大喊著,可週圍人聲鼎沸,哪裡還有人能聽得見他的聲音。看著眼前狂熱的人群,葉林也有些頭皮發麻,特別是那群說著要蹭狀元氣實則在他身上一通摸索的大媽,更是讓他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甚至還有人趁亂要扒他的衣服,差點沒將葉林給嚇死。他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從密密麻麻的人群中鑽了出來,然而身後的人群依舊緊追不捨。“葉林,快來,上我!”郭勤的身影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拐角處,此刻葉林也顧不上郭勤奇怪...“青城氣象臺預計,從明天開始,新一輪較強的冷空氣將來襲,這也是今年下半年以來最強的冷空氣......”

計程車的廣播裡傳來一陣標準的播音女腔。

開著大虛無術混入青城後,葉林用幻顏又換了一張新臉,隨後坐上了一輛計程車。

碰巧的是,這輛計程車的司機就是上次介紹他去地下仙境的那個。

“師傅,去找...”

葉林話音未落,司機師傅便連連擺手,嚇得手裡的保溫杯都差點失手滑落。

“找不了!我改邪歸正了!青城沒有那種地方!”

“不是,我不找雞,我要找殷祥大師。”葉林解釋道。

“呼!你早說嘛!嚇死我了,你是不知道啊,我上次就給別人推薦了個好地方,差點被調查局抓進去了,我真怕了!”

司機師傅忍不住苦笑道。

“是嗎?居然還有這種事!調查局也太過分了!他們不是管轉職者的嗎?怎麼還欺負你一個平頭老百姓呢!”葉林仗義執言。

“就是啊!”

司機師傅還以為碰見知音了,激動得在方向盤上拍了一下。

“我隻是介紹那個小夥子去,我甚至都沒收他錢,這不是純純做好事嗎?這都要抓我!服了!”

發洩完情緒後,司機師傅也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連忙轉移起話題問道。

“對了小夥子,你找殷祥大師幹什麼?買裝備的話,應該去轉職者公會啊!”

“實不相瞞,我是有件裝備壞了,要請殷祥大師幫我修復一下。”葉林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那你可要做好準備啊,我記得殷祥大師收費挺貴的,不過也正常,他可是我們青城三大高階鍛造師之一。”

司機師傅點了點頭,一路上和葉林聊得不亦樂乎。

半小時後,車子停在了一個大宅院的門口。

“殷祥大師就住這裡,走了小夥子!”

司機師傅一腳油門離開,葉林笑著朝他擺了擺手。

可憐的司機師傅還不知道,再過不久他就又要被調查局的人請去喝茶了。

看了看宅院厚重的防盜門,葉林奪門而入。

院子裡有一個燃燒著的鍛造爐,散發著熾熱的高溫。

一個差不多一米六高的精瘦中年人正在鍛造爐前琢磨著什麼,見到葉林的一瞬間,他的眉頭瞬間皺起。

“你是誰?你把我的門放下!”

看到這中年人的反應,葉林猜測,這人應該就是高階鍛造師殷祥了,當初僱殺手暗殺他的人之一。

於是乎,葉林一門板就拍了上去,殷祥整個人像隻蒼蠅一樣直接被扇飛了出去,重重撞在了牆上,疼得齜牙咧嘴。

“你敢來我家裡鬧事,你找死!來人!”

殷祥怒喝一聲,十幾名轉職者便衝了出來,身為高階鍛造師,殷祥身邊肯定是不缺轉職者巴結他的,畢竟高階裝備對於青城的轉職者來說,已經是很珍貴的寶貝了。

麵對著襲來的十幾名轉職者,葉林拎著門板就衝了上去,在他高達一千多點的力量加持下,手中門板便成了他最好的武器。

每掄一下都會有一個轉職者被拍飛出去,幾分鐘過後,葉林的麵前已經沒有一個人能站著的了,遍地都是哀嚎聲。

就連葉林也不得不感慨,高階鍛造師就是不同凡響,就連門板都打造得這麼結實。

“閣下到底是誰?我好像不曾得罪過閣下吧?”

殷祥此時也意識到了眼前這人的實力不同凡響,語氣也變得客氣起來。

“你不用知道我是誰,我這次來是想請殷祥大師幫幫忙的。”葉林露出了和善的笑意。

“不知是什麼忙?”殷祥客氣的詢問道。

“你先把另外兩個人叫來,一個雲英發,一個是周和平,他們來了我就告訴你。”葉林說道。

“雲英發?周和平?”殷祥喃喃自語,隨後驚呼道。“你是那個在轉職者公會高價回收魔物屍體的傢夥!”

殷祥瞬間就猜到了葉林是誰,臉上滿是驚恐,畢竟他可是和另外兩人僱兇去殺葉林的。

那兩個人一去就了無音訊,殷祥當時就感覺不太對勁,沒想到葉林居然真的找上了門來。

“放心,殷祥大師不要激動,這可是在青城裡頭,我膽子再大,也不敢在這殺人啊,要不然青城調查局能放過我?”

葉林十分誠懇的開口,隨後從殷祥身上摸出手機塞到他手裡。

“來,把另外兩個人請過來吧。”

“這位兄弟,你先冷靜,你有什麼訴求可以好好說...”

殷祥還想說點什麼,葉林就一巴掌扇在了他的靜音鍵上,殷祥瞬間啞火了,老老實實打去了電話。

“喂?雲英發嗎?我殷祥,我這有件好東西,但我怕看走眼,你過來幫我掌掌眼唄!”

“對,我家!”

隨後殷祥又以同樣的理由約見了周和平。

半個多小時過後,一個胖乎乎的老頭子就走了進來,帶著一個圓框眼鏡,臉上看起來油膩膩的,身上散發著一股濃鬱的藥味。

“殷祥,怎麼回事?你的門咋沒了?”雲英發話音剛落,一扇厚重的防盜門板就朝著他掄了過來。

砰的一聲悶響,雲英發雙眼翻白暈了過去。

片刻後,周和平也以同樣的方式被葉林拍暈後綁了起來。

做完這一切後,葉林將門板裝了回去,隨後貼心的反鎖。

醒來的雲英發和周和平對著殷祥破口大罵起來。

“殷祥!你個狗東西!虧老夫還把你當兄弟,你居然坑害我!”

“就是!你哪怕提醒一句,我都不會毫無防備就來了!你個畜生!”

殷祥先是有些愧疚,隨後梗著脖子罵道。

“你們裝什麼大尾巴狼?當初說要僱兇殺人的可是你們,如今人找上門了,你倆想讓我一個人扛?想得美!”

“好了,別吵了!”

看著三人狗咬狗的戲碼,葉林出聲喝止。

“放心,我不殺你們,但作為你們僱兇殺我的代價,你們得幫我一個忙!”

葉林取出吐舌麵具男的那把弓,丟在了殷祥三人麵前。

“我給你們三天的時間,把這把弓重鑄成一把新弓,要求就是模樣和原來完全不一樣,最好能變得更強。”

“隻要你們能做到,我對天發誓,絕對不殺你們!否則就讓我出門撞大運!前四後八,反覆碾壓!”繁殖的感覺,消失得無影無蹤。此刻的他,就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禁咒師罷了。他強忍著劇痛,抬起眸子看著那半杆黑色天平,就是那個東西,造就了自己的不死之身嗎?為什麼這東西,長得有點像永恆天平?難道永恆天平有兩杆嗎?無數疑問充斥著葉林的腦海。就在這時,諸葛千星手中的永恆天平竟然在這一刻劇烈震動起來,彷彿要掙脫他的掌控,奔向那半杆天平。而那半杆黑色天平,也在這時候想要衝回葉林的體內。“天星永鎮!”諸葛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