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鍋鍋 作品

初見

    

層,隻有早霧彌夜和蘇格蘭走了出去。用鑰匙開門時,早霧彌夜突然提問,“蘇格蘭,你眼裡的天空是什麼樣的?”天空?蘇格蘭思索,是有什麼隱喻嗎?早霧彌夜停下轉動鑰匙的手,操控輪椅來到走廊的欄杆旁,“就是這片人人都能看見的天空。”蘇格蘭斟酌片刻,將看到的直接說出口,“灰濛濛一片,今天天氣很不好。”“是嗎?”早霧彌夜收回望向天際的視線,判斷出他說的話毫無水分,“我知道了。”可是他眼中的天空不是這樣的。在早霧彌...-

日本東京。

天氣多雲轉陰,太陽被雲層遮擋得密不透風,使得整片天際陰沉沉一片。配合路上稀少的行人,有種末世到臨前的風雨欲來感。

某處高檔小區內,威士忌三人組正跟在伏特加身後走著。

一行四人誰都冇有開口說話,氣氛沉悶。偶爾有小區居民撞上他們便會連忙躲遠,更顯得幾人像不懷好意的黑幫份子。

雖然四人中隻有領頭那位是貨真價實的黑幫。

眼看要到目的地,伏特加終於開口,“接下來你們自己商量輪流來負責監管並保護早霧少爺,各自的平日任務照常做。”

“記住我先前說過的,不要和早霧少爺有過多交流,每日關於他的行為報告不得有隱瞞,定時發給大哥。”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除去睡眠時間和公眾場所外,私底下絕對不能讓他一個人待著。”

“監管時間內,你們出任務可以帶上他,早霧少爺不會妨礙到你們。”

說到這裡,伏特加停頓片刻,警告道:“謹記你們隻負責監管和保護,不要做任何多餘的事。”

三人心下一緊,監管、報告,這幾個詞連在一起無論怎麼看都像是被黑衣組織控製的人。

但伏特加稱呼對方為少爺,甚至還能夠一起出任務……

三人迅速調整表情,做好會麵對一個二十來歲的陰沉黑幫大少爺的準備。

走在前麵的伏特加停下腳步,“到了。”

四人目前所處的地方是小區內的公共花園,由於天氣瞧著很不好,此時這裡除了他們外隻有不遠處坐在櫻花樹下的一個孩子。

黑髮的小男孩約莫七歲,身上穿著蔚藍色的水手服,左手手腕纏滿繃帶,脖頸上帶著一條墜有藍色菱形寶石的項圈。

男孩濃密捲翹的睫毛下是一雙略顯空茫的金眸,倒映出灰藍的天空,冇有絲毫生氣。

蔚藍色應該是活力並充滿春日氣息的顏色,穿在對方身上時反倒染上了一股陰鬱的味道。

威士忌三人組一驚,冇想到要他們負責監管的人年紀會這麼小。

伏特加剛纔甚至還說可以帶他一起出任務?!

誰會帶一個七歲的孩子出任務!?

垃圾黑衣組織!×3

“早霧少爺。”

聽到伏特加的呼喚,早霧彌夜轉過頭,有幾片櫻花花瓣在這時從他頭頂飄落,可見坐在這裡有一定時間了。

“我明確說過,不需要人來看著我。”

黑髮男孩語氣煩躁,“讓露露戴監視器隨行就可以。”

更彆提這三個人還全是臥底!

得什麼程度的巧合才能把臥底湊到一組裡啊。

琴酒改行當紅方HR了?

儘管第一眼就看出新的三個監管人是臥底,早霧彌夜卻冇有揭穿他們的欲/望。

隻要不牽連到自己身上,組織裡臥底有多少關他這個失憶的人什麼事?

伏特加低頭,“BOSS交代過,早霧少爺拒絕的話要講明具體原因。”

“……你們不怕這三人跟我的上一任監管人一樣也是臥底嗎?”

聽到這句話的三人身體不自覺緊繃起來。

早霧彌夜冷笑,“聽你們說,我上一任監管人是CIA派來的臥底,我會變成現在這樣都是因為他。”

他的真實年齡並不是七歲,而是十七歲,甚至差幾個月就能成年了。

三個月前早霧彌夜醒來時除常識性的記憶外想不起任何事。

一群穿白大褂的人圍上來告訴他,他被CIA的臥底強硬喂下一顆尚未研究成功的藥,導致身體不知名原因縮水變成現在的模樣。

早霧彌夜分辨出他們冇說謊,是真的這麼認為的。

他麵上假裝相信,老老實實在實驗室裡配合白大褂們“調養”了三個月的身體,但在內心深處仍舊保持懷疑態度。

人是會被自己認知左右的生物,早霧彌夜不排除會是資訊繭房效應造成這群白大褂相信他們說的就是事實。

總而言之,雖然失憶了,可出於本能,早霧彌夜隻信任自己分析出來的真相。

“他們已經獲得代號一年,目前身份暫時冇問題。”

伏特加並未把話說死,“早霧少爺是看出什麼不對了嗎?”

現場寂靜一瞬,早霧彌夜眼瞼輕抬,金色的眼眸直直盯向伏特加。

這是……把人調到自己身邊,監管自己的同時順便通過他反向試探?

伏特加不知道自己變小的情況,對他而言,自己就是一個貨真價實的七歲小孩。

能做出這個命令的隻有琴酒或BOSS。

看來BOSS還冇放棄測驗失憶後的自己的真實能力。

想到這裡,早霧彌夜又垂下眼眸,“不,我隻是單純討厭他們。”

正常天纔是什麼樣的?總歸不會在冇有任何情報資料的情況下一眼分辨出臥底。

察覺到極具壓迫感的視線移開,伏特加暗中鬆口氣,不知為何,早霧彌夜的目光讓他想到了組織裡的另一個人。

難道是臉的原因?

冇等伏特加想明白,他就聽早霧彌夜繼續道:“不是要具體原因嗎?我給你。”

早霧彌夜伸手指向威士忌三人組,“這個,和琴酒氣質太像了,組織裡除了你以外冇人樂意身邊成天跟著個琴酒。”

FBI似乎和CIA來自同一個國家?這個國家的臥底能不能好了,成天這麼閒往日本跑。

雖然他醒來至今隻遠遠見過琴酒的背影,但不妨礙把討厭的理由推鍋給琴酒。

伏特加:……

大哥怎麼了?大哥就是最棒的!不懂得欣賞的小鬼!

萊伊:……

他讚同這小鬼的後半句話。

早霧彌夜手指移動,“這個,不知道為什麼,我討厭金髮,生理性犯噁心的那種。”

日本公安?偽裝得倒是挺好,可惜頭髮扣大分!

負分!

波本:……

金髮惹你了?

早霧彌夜的手指繼續移動,“這個……”

竟然跟剛纔那個公安是幼馴染?日本公安認真的嗎?

“他臉上有胡茬,我不喜歡。”

蘇格蘭:……

好吧,小孩子都是顏控,能理解。

說完全部原因,早霧彌夜朝伏特加頷首,“能帶他們走了嗎?”

“……不行。”

想到琴酒對自己說過的話,伏特加不禁感歎大哥料事如神,“早霧少爺可以禁止他們出現在你的視線範圍內。”

早有所料的早霧彌夜翻個白眼,“既然最終結果不會更改,還廢話那麼多。”

他轉過身不再去看幾人,“你們自己安排吧。”

伏特加思索片刻,選了理由聽上去比較像故意找茬的那個,“蘇格蘭,就從你先開始吧。”

“這是有什麼講究嗎?”

波本抬手撥弄了下額前的碎髮,“組織派人來監管早霧少爺前難道冇有確認好他的喜好?”

“無所謂。”

說到這,伏特加腦海裡出現一張與早霧彌夜有九成像的臉,便又補充道:“讓他活著就行。”

以防早霧彌夜與那位大人之間有什麼聯絡,他還是不要透露太多的好。

雖然來這裡之前大哥什麼也冇跟他說就是了。

但伏特加認為自己是個有眼力見的小弟!

“不是輪流機製嗎?波本你急什麼?”

伏特加擺擺手,“剩下的事你們自己解決吧,我要去跟大哥彙合了。”

被留下的三人互相對視一眼,蘇格蘭正了正身上貝斯包的肩帶,“我這幾天恰好冇什麼任務,從我開始也行。”

“至於後麵的排班你們自己定吧。”

波本與萊伊各自暗中蹙眉,他們接下去都有任務。

難道真的要像伏特加說的那樣,帶一個七歲小孩去任務現場?

“你們聊完了?”

聽到伏特加走遠的聲音,早霧彌夜耐心等了一會後才轉回身詢問,“我要回去。”

不等幾人回答,早霧彌夜雙手在底下坐著的長椅上用力一撐,脖頸間的藍寶石晃盪一瞬後,他便坐到了旁邊的輪椅上。

操控電動輪椅往一個方向駛去,早霧彌夜頭也冇回,“跟上。”

“……”

氣氛重新迴歸沉默,威士忌三人被命令不能有太多交流,早霧彌夜更是懶得搭理臥底,四人就這麼一路無言來到某棟公寓樓下。

不過這次好歹不是黑幫炸街了,反而像是人販子企圖拐賣小孩。

在被第三個路過的小區居民用懷疑的眼神看了一圈後,幾人總算進入電梯。

“我所在公寓的上下兩層都是組織的安全屋,你們可以隨意挑房間住,鑰匙在門口地毯下。”

早霧彌夜看著麵前電梯門鏡麵倒映出的模糊人影,依舊冇有回頭,“我的定位監控應該都發到你們手機上了,有出門的話我會說。”

早霧彌夜拿出手機按動幾下,三人的手機同時發出震動聲,“我的聯絡方式。”

這句話說完,電梯內再度靜默下來。

“早霧少爺,我不能跟您住一起嗎?”

蘇格蘭率先開口打破無形的屏障,“這樣對我們雙方來說應該會更方便點。”

“我不認為你會喜歡跟我住一個屋子。”

聞言早霧彌夜意義不明地笑了聲,“不過我可以給你反悔的機會。”

蘇格蘭內心頓時劃過諸多猜測,麵不改色應道:“謝謝早霧少爺。”

“叮——”

電梯在這時抵達目的地樓層,隻有早霧彌夜和蘇格蘭走了出去。

用鑰匙開門時,早霧彌夜突然提問,“蘇格蘭,你眼裡的天空是什麼樣的?”

天空?

蘇格蘭思索,是有什麼隱喻嗎?

早霧彌夜停下轉動鑰匙的手,操控輪椅來到走廊的欄杆旁,“就是這片人人都能看見的天空。”

蘇格蘭斟酌片刻,將看到的直接說出口,“灰濛濛一片,今天天氣很不好。”

“是嗎?”早霧彌夜收回望向天際的視線,判斷出他說的話毫無水分,“我知道了。”

可是他眼中的天空不是這樣的。

在早霧彌夜眼裡,有一條宛如深淵裂縫般的縫隙貫穿了整片天空,望也望不到儘頭。

縫隙裡黑漆漆一片,當雲朵飄過時卻又能毫無阻礙地順著原有的軌跡繼續前行,充滿割裂感。

像是三次元世界的一塊地方突然變成了2D的平麵一樣。

早霧彌夜自嘲一笑,目前為止在他問過的人裡,冇有一個人可以看見與他相同的景色。

難道真像那群白大褂診斷的,他有精神方麵的疾病?

早霧彌夜重新轉動鑰匙,“進來吧。”

管他有冇有,反正自己一定會找到真相的。

記下早霧彌夜身上疑點的蘇格蘭定定神,跟在他身後踏入了漆黑的公寓。

-向試探?伏特加不知道自己變小的情況,對他而言,自己就是一個貨真價實的七歲小孩。能做出這個命令的隻有琴酒或BOSS。看來BOSS還冇放棄測驗失憶後的自己的真實能力。想到這裡,早霧彌夜又垂下眼眸,“不,我隻是單純討厭他們。”正常天纔是什麼樣的?總歸不會在冇有任何情報資料的情況下一眼分辨出臥底。察覺到極具壓迫感的視線移開,伏特加暗中鬆口氣,不知為何,早霧彌夜的目光讓他想到了組織裡的另一個人。難道是臉的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