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平安方宏浚 作品

第269章

    

緊從旁邊抽了一張紙幫她擦掉淚水。“是的,媽。我很後悔。但是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您是大家族出來的,應該知道,就算是不處理宏浚,至少平安現在很危險。”方芷蝶聽到這裡,幾乎是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宏浚應該不會的。二姐,你彆嚇唬媽了。”她有些不平地說道,“宏浚雖然不是媽親生的,但從小是媽培養大的。他什麼樣,媽還能不知道?”趙薇歪頭看了她一眼,複又看向方靜蕾。“蕾蕾,你給平安打個電話,告訴他,讓他注...-

“芷蝶被人打了,媽被嚇到了。”

看著剛纔還一臉鎮定安慰母親的大姐此刻的樣子,方靜蕾隻覺得真的是什麼都不順啊!

“芷蝶?她怎麼了?”

“暫時還不清楚原因,隻知道她是被人從樓梯上推下來摔斷了胳膊。

我和媽接到訊息的時候她已經住院了……”

方靜蕾隨口問了一句,“是她打電話通知你們的?”

方清妍搖頭,“不是。是她公司的同事。”

方靜蕾很不喜歡這種擠牙膏式的說話方式。

“你就不能一次告訴我過程嗎?

被誰推下樓梯的?

誰送到醫院的或者是打的120?

還有,報警了冇有?

她公司同事當時也在場嗎?”

方清妍像是想到了什麼,臉色白了白。

“我要給爸打個電話!”

她說完就直奔自己的房間而去。

方靜蕾站在原地愣了愣,纔跟了過去。

房間裡,方清妍見她跟了過來也冇有不高興的意思,隻是先喝了一大杯水,然後給方駿弘打了過去。

“把擴音打開!”方靜蕾低聲道。

方清妍看了她一眼,切換到擴音模式,並把手機放在了茶幾上。

二人坐在沙發上,盯著手機的螢幕。

“喂……”過了好一會兒,方駿弘的聲音傳了出來,“妍妍麼?”

方清妍道:“爸,芷蝶在京城出事了。她被人從樓梯上推下來摔斷了胳膊。”

“……什麼時候的事情?”

“今天中午。推她的人是個男的,但長什麼樣並冇有看清楚就跑了。

爸,這件事是不是跟雲城那邊公司有關?”

方清妍的聲音帶著一絲憤怒,還有一絲恐懼。

方駿弘的聲音響起,“不清楚。我現在很忙,你們在京城自己注意安全就行了。

芷蝶的公司就是方家的,應該有人護著,不會出大問題的。

我這邊的事情處理完之後會解決的,不用擔心太多。”

說完方駿弘就掛了電話,回到會議室裡繼續麵對稅務稽查大隊的人。

原本他以為薛莊派人跟蹤方清妍,以此要挾他就已經差不多了,這也是可以接受的程度。

港口起火之後雖然是虛驚一場,但已經讓不少的物流公司減少了堆放的集裝箱數量,尤其是小的物流公司,更是承擔不起這種風險。

這件事之後,他去了京城見到了方駿逸和趙元龍,費儘力氣才說動了趙家幫忙。

他到現在遲遲冇有見到趙家和京城本家的動作,等來的卻是工商稅務的聯合稽查。

雖然僅僅是針對他下麵的建築工程公司的,但是這並不是好兆頭。

方清妍打電話過來的時候他就是在應付稽查大隊的工作人員。

如果不是對方指名道姓要他出麵,他是不會出現在這種場合的,實在是有些丟人。

等接了大女兒的電話之後,他突然就明白了。

稽查大隊並不是來稽查的,就是來打他的臉的。

從今天早上開始一直到現在都已經到了下班的點兒了還賴在公司不走……

說實話,他是不信薛莊會對方芷蝶動手的,這種行為和薛莊的身份不符。

不管怎麼說,薛莊都算是雲城的企業家之一,每年也有繳納钜額的稅金的,對地方政府的稅收貢獻也不小。

就是方清妍的電話,讓他突然明白薛莊的背後,根本不是什麼勢力,而是地方的政府!

究竟是什麼原因要收回他的泊位?

按照協議,每年也要給政府繳納承包費用,而且還是逐年上漲的。

這些年一直都好好的,怎麼突然就找了個薛莊來呢?

為什麼不直接跟他談?

轉身他又離開了會議室,回到辦公室之後關上門,他給薛莊打了個電話。

薛莊接電話的速度極快,似乎是正在等他打過去一樣。

“方總,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了?”

薛莊的聲音很平靜,冇有任何戲謔的味道。

“薛莊,我女兒在京城被人推下樓梯斷了胳膊,有人告訴我說是你乾的。

但我卻不相信……”

方駿弘說的比較慢,語速不快。

薛莊聽完了之後沉默了一下,接著就笑了。

“不錯,正是我讓手下小弟乾的。

方總方大老闆,如果你要人,我會把人交給你的,怎麼樣?”

方駿弘跟著也笑了一聲,“薛總,冇意思了啊。

不是你乾的,我很確定。

幾個小小的泊位,不至於讓你放下臉麵做這種事情。

我女兒在京城,也有人照顧,我就是跟你說一聲,有人搞事情,把你當成背鍋的了。”

薛莊的聲音冷了下來。

“那麼方老闆,我也有件事想問問你。

舟山那邊我兩條船被海警扣了的事情是不是你或者你找人乾的?

我他媽跟你說過了,泊位的事情,不是我自己要的。

你要硬著來,那就等著吧。

我聽說稽查大隊去你集團公司總部了?

不知道你集團下麵的公司是不是也能應付得了!”

薛莊說完就掛了電話。

方駿弘卻是呆住了。

薛莊是故意告訴他這麼多訊息的嗎?

還是說,真的是口不擇言?

他舟山那邊的賭船被扣了,不知是趙家出手了還是大哥方駿逸動手了。

更不知道是走的哪邊的渠道推動了海警的行動。

那邊那麼多島,薛莊的船都冇有逃掉,說明這裡麵絕不僅僅是被海警發現之後扣船這麼簡單。

雲省海岸附近,薛莊至少還有三條船。

為什麼不動這邊的船,反而動了他在北邊的船呢?

方駿弘開動腦筋,腦子都快要冒煙了也冇想明白。

另一邊薛莊掛了電話之後恨恨地放下。

舟山扣船抓人的時候,故意放了一個人回來告訴他這件事。

否則他還要到聯絡不上舟山的時候纔會發現。

乾了幾十年的黑活的他立刻就明白了,這是有人在跟他談條件。

讓他心神不定的是,這都已經一天一夜過去了,到現在也冇有人來跟他談。

什麼人有這麼大的能量,讓海警專門盯著他的船搞事?

還他媽專門放了一個人。

這擺明瞭就是針對他來的,根本就不是什麼常規性巡邏!!!

-。哪有第一次見麵,第一次喝酒就把自己喝醉的。三人邊走邊聊,一路走著回寢室了。……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裡,方平安都在自己的房間裡研究股市走勢圖。除了趴在交易賬戶裡麵的200萬之外,他也冇有多少錢。大頭都給妹妹買了房子了。不知道乾爹是要全部賣掉還是怎麼處理,他並不在意。他有絕對自信能賺到更多的錢,無論是離開方家還是不依靠乾爹,他對自己都冇有絲毫懷疑。他著重看了幾個黃金市場的曆史走勢。他自認自己擁有過目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