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連寶寶 作品

第143節

    

���Ů�������ڼ��YҲ���B�ڵ�ĸ����Ҳ�Ǻ��ܵ�ĸ���ۣ����B��������Ҫ�o������Ę�I�����Λr�DZ����x�أ�����������o�⠎�Z����֮λ���@����֮λ���l�ă���߀�����f�أ�Ҫ������һ����Ҫ���Լ��ă����\�����£��f�������M�m��Ҋ������������x߀��֪������߀�Ђ��P�SҪ�õ�ֶŮ�����njm�Y�ľ��������أ����Ͽ��ھ...的,根基到底是要比她們深厚許多,但是她們今天都沒有主動跟花庶福晉說話。

她們有些也是有孫女的人,昨天郭絡羅格格說出了那一番話時,她們的孫女自然也是在場的,當然也都回去轉達了給她們,所以她們覺得今天花庶福晉肯定要倒黴,還是離她遠一些為好,省得被福晉遷怒!

作者有話說:

來了哦!

第203章??出氣

“奴婢,??妾身給福晉請安,??福晉吉祥!”王府裏的妻妾們不管暗地裏對福晉多不滿,??都是恭敬的像安郡王福晉請安。

“諸位妹妹們都起來吧!”安郡王福晉笑著說道,隻是看到站在下麵的花庶福晉的時候眼裏都像是冒著火一樣!

三位側福晉都是率先坐在椅子上,??庶福晉隻能做凳子,剩下的就隻能站著了!

如果有為王爺生育過兒女的倒是可以有一個繡墩,這也算是福晉給的體麵!從這裏也是可以看出古代的階級劃分明顯,??尊卑分明!

這剛坐下一會兒,還沒等福晉說上兩句話,??馬佳側福晉就忍不住開始發難了!

“花庶福晉,也不是我故意刁難與你,??隻是你也太過分了一些!怎麽能教孩子說那樣的話呢?

這王府的格格們還小家子氣,??哪還有那家的格格是你覺得大氣的,??郭絡羅一家嗎?”馬佳側福晉一臉氣憤的說道!

這一番問罪,把花庶福晉都給問蒙了,??花庶福晉連忙站起來向馬佳側福晉福了福身說道:“側福晉這是怎麽說呢?妾身不懂還請側福晉明示!”

馬佳側福晉氣憤的拍了拍椅子上的扶手說道:“還明示,你還是回去好好問問你那個好外孫女說的是什麽話吧?

她竟然敢說王府的格格小家子氣!郭絡羅一家是沒有給格格請教養嬤嬤嗎?竟然讓她說出那樣的話,??這樣的話要是傳出去別人會怎麽看待我們安親王府!”

說完馬佳側福晉就站了起來朝嫡福晉福了福身說道:“還請福晉為我們做主!”

安郡王福晉自然知道馬佳側福晉今天如此氣憤是什麽原因?要是自己是馬家側福晉,有人這樣說自己的女兒的話,??自己也絕對會很生氣的!

安郡王福晉本來就看花庶福晉不爽,她的外孫女還敢欺負自己的曾孫女就更加是看不上她了,??安郡王福晉在心裏暗暗的想到:“寶貝心肝兒,??老祖宗給你報仇了你看著啊!”

安郡王福晉端起茶盞輕輕壓了一口,??看向花庶福晉說道:“花庶福晉可是如馬佳側福晉所說啊!”

花庶福晉盡管再不甘願也是跪在地上朝安郡王福晉說道:“回福晉的話,??奴婢不知!”

這時安郡王福晉突然發作,突然把手中的茶盞扔向了花庶福晉憤怒的說道:“還不知道好你個不知道!

這件事府裏都傳遍了,怎麽就你不知道,還是你故意裝不知道啊

這話傳出去叫人怎麽看安郡王府又怎麽看郭絡羅家,你這是要讓安郡王府和郭絡羅府結仇嗎?

要是郭絡羅一家認為是我們安郡王府帶壞了她們家的格格這可怎麽是好!你把我們安郡王府的臉都丟到別人家去了!”安郡王福晉憤憤的說道。

這時不怎麽說話的月側福晉也是附和福晉說道:“請福晉息怒,妾身覺得福晉還是要好好嚴肅處理這件事情,不然別人知道這件事後,還以為我們安郡王府家教不嚴,福晉您說是不是”

月側福晉雖然不怎麽喜歡管閑事,也不喜歡爭權奪利,隻想一個人過日子,但是並不代表有人就能欺負她和她的孩子還有她的孫子孫女。

她可不管郭絡羅格格是不是年幼無知,郭絡羅格格已經十四五歲了,馬上就要參加選秀的年紀,還能說出這樣的話,可見也不是一個懂規矩的人!

佟佳側福晉自然也不能放過這個落井下石的好機會,由此可以看見今天早晨三位側福晉和嫡福晉都統一戰線,要好好的懲治花庶福晉一番!

花庶福晉一看就知道自己跑不掉了,心裏暗暗責怪自己的外孫女不會講話,但還是跪在地上向安郡王福晉求饒道:“請福晉息怒,都是奴婢的錯奴婢知錯,還請福晉開恩!”

“花庶福晉知道錯了,有什麽用?每個人都會說自己知道錯了,但是知錯能改的又有幾個呢?

福晉妾身覺得應該狠狠懲治花庶福晉一番,這樣才能讓花庶福晉把教訓牢記於心,以後永不再犯,不然這樣的話怎麽安郡王府有多少名聲夠她敗壞的!”佟佳側福晉幸災樂禍的說道。

花庶福晉就算再得王爺的寵愛又有什麽關係?自己又不在乎王爺寵愛,自己的兒子跟在五阿哥身邊有了前程,自己又是皇上的表妹。

從這次花庶福晉被撤了側福晉之位可以看來,再得王爺的寵愛,還是要自己的孃家有本事。

自己雖然和孃家的關係不好,但是自己畢竟姓佟佳呀!

誰敢欺辱自己那不就是在和皇上過不去嗎

雖然現在佟佳氏一族已經沒有了往日的輝煌榮耀,但是隻要皇上還在世,佟佳氏一族就永遠都是皇上的母族,容不得他人肆意欺辱!

隻有那些身份卑微的低賤女子,纔要靠著自家爺們的寵愛過日子,再說花庶福晉在得寵,到頭來還不隻是小小的一個庶福晉嘛!

被自己,月側福晉,馬佳側福晉還有嫡福晉欺壓,王爺會為花庶福晉打抱不平嗎

當然不會王爺現在還要靠著幾位側福晉的孃家呢!自然不會為了一個小小的花庶福晉而壞了自己的前程,要知道皇上最恨的就是寵妾滅妻的人了!

自己就打算安安分分的在王府裏麵過日子,自己也算是看開了,就算沒有了嫡福晉又能怎麽樣呢?

自己也不能被扶正,等王爺去了自己帶著兒子分府居住。也做一個對孫子孫女和藹慈祥的老祖宗,那豈不是很好?

就像月側福晉一樣,盡管在府裏安安分分的,不爭權奪利,誰又敢小看她呢?

佟佳側福晉的話,一致得到了月側福晉和馬佳側福晉的認同,都是紛紛說道:“是呀!福晉!還請福晉嚴懲花庶福晉!”

安郡王福晉一聽心裏得意一笑,正如自己所想,就算王爺要怪罪自己,難道還要連同三位側福晉一起怪罪嗎?

要知道王爺現在正是用得上馬佳氏一家還有王佳氏一家的時候呢!花庶福晉註定是要自己默默承受這個委屈了!

安郡王福晉威嚴的說道:“花庶福晉啊!也不是,本福晉這個做姐姐的故意要懲治你,隻是你這次做的事情,很讓本福晉為難呀!

不懲罰你難以服眾啊!,這樣好了本福晉看在你也是因為安郡王府受了不少的委屈,就罰你到外麵跪上兩個時辰好了,就不罰你掌嘴了,好了現在你出去跪著吧!”

花庶福晉一聽抬頭看著上麵嫡福晉一臉我已經給你恩典的表情,恨不得喝她的血吃她的肉。

自己進王府的時候位分還是格格,不過幾個月就升到了庶福晉,然後自己在生下了長女和王爺的第二個兒子,就被王爺請封為側福晉。

這側福晉之位一坐就是二十多年,沒想到還會有被撤的時候,這二十多年來自己都沒跪過,沒想到自己到了應該享受兒孫孝順的時候,卻要被罰跪在門口,這是多諷刺的事啊!

“奴婢謝福晉開恩!”說完就慢慢的站了起來,一步一步走到門外麵跪在了院子裏。

塔娜哄著自己的小兒子出去玩以後,看著身邊的雲梅說道:“最近宮裏怎麽樣呀?幾位皇子阿哥還有格格的分例有沒有缺斤短兩呀!”

“回皇後娘孃的話沒有,奴婢都叫人仔細的盯著呢!就是烏雅庶人的分例也是一分不少!”

塔娜點了點頭說道:“很好,對了下一次選秀,就到胤瑞選嫡福晉的時候了!家世差不多的有多少呀!”

雲梅一聽對著自家的主子無奈的說道:“娘娘,這誰都知道,下屆選秀太子殿下肯定是要選嫡福晉的,都是猛勁兒的把自家格格送進宮裏選秀,家世好的秀女那是太多了,奴婢說都說不清楚,不過郭絡羅氏一族好像也在這次選秀上使勁了!”

塔娜一聽到熟悉的名字,立馬就精神了看著雲梅說道:“是誰,是安郡王的外孫女嗎”⊿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線⊿上⊿閱⊿讀⊿

“回娘孃的話,是的,但是奴婢覺得娘娘您一定不會喜歡這位格格的!”

塔娜瞭然的說道:“怎麽?這位格格,不符合胤瑞的胃口嗎”

這兩個小時花庶福晉過得很不好,安郡王福晉特意找了一個十分嚴厲的嬤嬤在後麵盯著花庶福晉,隻要花庶福晉動一下,就抽花庶福晉一藤條。

還有一個老嬤嬤在花庶福晉身邊一直唸叨著規矩,並且糾正花庶福晉的姿勢。

而且安郡王福晉還把這次請安延長了許多時間,不過大家能看到花庶福晉的笑話,自然都是很願意留下來的,時不時的都往花庶福晉這裏瞅一眼,那眼裏的幸災樂禍,簡直是清晰可見!

“嗖啪,嗖啪”嚴厲的老嬤嬤大聲說道:“請花庶福晉跪直,抬頭挺胸,目視前方,不許低頭!”

最後馬佳側福晉還特意在花庶福晉麵前得意地站了一會兒,才趾高氣昂的走了。

花庶福晉足足跪了兩個多小時,被老嬤嬤訓戒了很久,才被丫鬟半拖半扶著回了自己的院子。

“主子,你沒事吧!”花庶福晉的丫鬟心疼的說道。

“我沒事,扶我去給福晉請罪!”花庶福晉堅定的說道!

“主子,福晉交代奴婢了不用您去請安了!讓您叫大夫好好看看,不要留下來傷!”

作者有話說:

謝謝親們的支援,愛你們喲!

第204章??胤禩

花庶福晉回到自己的屋子以後頓時就留下來眼淚,??她今天的臉麵是徹底的沒了,??這讓她以後在王府怎麽抬得起頭做人啊!

花庶福晉對著自己的丫鬟說道:“你去把那個混賬東西給我叫來,??快去!”花庶福晉恨恨的說道,都是她才叫自己丟了這麽大的臉,??自己是真的咽不下這口氣。

郭絡羅令儀見到自己的外祖母叫人來叫自己過去,還以為自己的外祖母要給自己什麽好東西呢!所以就高高興興的過去了!

“令儀給外祖母請安,外祖母吉祥”郭絡羅令儀裝作一臉乖巧的說道。

要是平時的時候花庶福晉一定會高興的拉著郭絡羅令儀說一番貼心話,??可是現在就是因為郭絡羅令儀自己才受了這麽多的委屈的,??像花庶福晉這麽要麵子的人怎麽會給郭絡羅令儀好臉色看。

花庶福晉看著郭絡羅令儀冷聲說道:“令儀你前幾日跟王府的格格們鬧別扭了嗎?”說完直勾勾的盯著郭絡羅令儀的眼睛。

郭絡羅令儀當然不想承認,於是就慌亂的搖了搖頭說道:“外祖母令儀沒有呀,令儀怎麽會跟王府的格格們發生矛盾呢”郭蘿莉一臉乖巧的說道。�ʲ���@�ጦ���˰ɣ��@����Ů�˳��õ��ֶ����������X���R�ѷ��˰��@�ֶ��õ���������M�°����R����һ �D�r�@��ʧ��ĺ���:�������ܵģ����Ҏׂ������������£����������~���H���ģ���Ҫ��ԭ���������Ԓ�����ґ�ԓ����������ǰ�!���_��!���R����̫̫���ĵĻش���������һ�����}��Ц���f��:�����~��֪���㰢���dz��ې��㣬�����㱳ؓ��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