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連寶寶 作品

第212節

    

��˲��ٵ�ˎ���^�����ı����⡣����ּ̫�O�������f�������䌍�ǰ��H������������ʽ�Է�ķQ�����������峯���߀�����T�Q���鳴�x�������H�����x „Ц���춼�ϲ����ˣ��B�BЦ���������x���ӛ���@���ǃ�ϱ��Ո�����A������������п��ˣ����Dһ���y��ϱȥ�o����Ո��������Ո���x���ģ�ū��һ���A��ū��߀...敬嬪娘娘撐腰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奶嬤嬤安慰著自家福晉。

自家主子從小也是一個苦命的,爹不疼,娘不愛的,她一個做奴才的都知道,女兒也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做額孃的怎麽能那麽狠心不管不問呢,而且還要算計著。

偏偏自家主子也傻,什麽都聽夫人的,本來自家主子的家世就不好,不太受宮裏的主子們待見,現在竟然還這樣弄不靈清,出宮這麽多天了,竟然沒有一次主動進宮去給敬嬪娘娘請安,敬嬪娘娘好歹也是自家主子的婆婆啊!

敬嬪正在為自己侄女的婚事煩心著呢,敬嬪之所以如此氣恨七阿哥,就是因為七阿哥竟然如此無恥的陷害自己的侄女。

本來自己在宮裏也算是訊息靈通的,知道自己的侄女本來是要被皇上指婚給太子殿下的,自己也是高興,自己冷眼瞧著太子殿下也是一個好的,但是後來因為自己的兒子和自己的侄女糾纏不清,皇上一怒之下就撂了自己侄女的牌子,自己侄女的好前程就此沒了。

自己心中也是怒不可遏,於是叫人打探了一下訊息到底是誰放出去的,原來就是自己這個狼心狗肺的兒子,自己真是這一口氣都沒提上來差點就這樣去了。

王佳氏一族現在雖然不比以前了,但是想知道點訊息還是可以的,自然知道是七阿哥做的手腳了,自己的額娘大哥和大嫂知道後當然是生氣的不得了。

要是自己的侄女被賜給太子殿下少不得也是一個側福晉,以後就是宮裏的四妃娘娘了,王佳氏一族也不會落沒了!

現在全部都被七阿哥給毀了,自己的額娘還因此大病了一場。

自己為了彌補自己的大哥和大嫂,自然要為自己的侄女兒找一門好親事了,但是沒想到自己那個狼心狗肺的兒子,竟然還想著讓自己的侄女給他做側福晉,他想的到美!

自己還不知道他心裏在想什麽,怕自己的侄女被賜給太子殿下以後,王佳氏一族就會轉投支援太子殿下,哼!他也不想想看,就算自己的侄女兒嫁給他為嫡福晉王佳氏一族也不會支援他奪嫡的。

“格格,您別傷心了,敬嬪娘娘不是也說了嗎一定會給您找門好親事的,所以您就不要再傷心了!”王佳格格身邊的宮女勸說道。

王佳氏格格勉強的笑了笑說道:“我一個被撂了牌子的人,還能有什麽好親事呢!”其實別看王佳格格長得柔柔弱弱的,但是心裏還是很不服輸的。

她之所以以前跟七阿哥關係密切,就是也打定主意想做七阿哥的嫡福晉的,但是沒有想到最讓王佳格格失望的就是,七阿哥原來沒有想娶她為嫡福晉,隻是想讓她做側福晉罷了,王佳格格怎麽肯呢!

後來選秀的時候,自己聽自己的阿瑪說,皇上有意把她賜給太子殿下,王佳格格當然是願意的了,太子殿下可是比七阿哥好的不是一點半點啊!

王佳格格那段時間都不知道有多高興,可是沒想到最後也是水月鏡花夢一場罷了,而且最讓王佳格格不能釋懷的就是,七阿哥竟然就是毀掉她前程的人。

他都已經有了嫡福晉人選,還是不放過自己一定要自己給他做側福晉,就是為了王佳氏一族的支援,自己看著七阿哥那巧言令色的樣子,想著自己以前和他的種種,自己就惡心的都想吐。

前幾日七阿哥還叫人送信給自己,說他一定會娶自己的,隻是要讓自己委屈一下罷了,七阿哥已經在求自己的姑姑同意了,而且自己的姑姑竟然也鬆動了,王佳格格就覺得一陣的屈辱,要讓自己給一個小門小戶的女人低頭敬茶,做夢!

王佳格格想著七阿哥竟然毀了自己的前程,那七阿哥也就別想好過,自己也是不會輕易放過他的。

於是王佳格格寫了一封血書放在自己的床邊,然後把丫鬟婆子們都支走說自己要靜靜,坐在床邊回想著自己以前快樂的日子,默默地流下了眼淚在心裏想著:“祖母,阿瑪,額娘對不起,請恕女兒不孝。”

然後王佳格格就上吊自盡了,還是王佳格格身邊的小丫鬟不放心自家格格,一直在門口守著,突然聽到屋子裏頭有一陣響聲,心裏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就在外麵叫著自家格格,但是叫了好久,也沒有聽到自家格格的回應,就推開了房門想進去看看。

沒想到就看到自家格格上吊自盡的場景,於是連忙叫人來救自己的格格,這才驚動了王佳夫人和王佳老太太。

王佳夫人看著自己女兒的血書和越發冰冷的屍體那是悲痛不已,哭昏過去好幾回但是自己的女兒卻再也沒有醒過來,太醫也來看過說是沒救了,節哀!

就這樣王佳格格的死,也是驚動了不少的人,王佳夫人也像宮裏的敬嬪娘娘報了喪,敬嬪知道自己最疼愛的侄女死了以後,也是崩潰的大哭,知道血書的內容以後心裏也是悲痛欲絕,大喊都是自己做的孽,自己終於還是遭到了報應啊!

王佳府上也是很快的就掛了白,王佳夫人和王佳老太太都是大病了一場,整個王佳氏府上的主子都是悲痛萬分,王佳格格的哥哥們更是恨七阿哥恨的要死,連帶著對自己的姑姑敬嬪娘娘都是埋怨上了,如果不是敬嬪經常叫自己的妹妹進宮,七阿哥怎麽會對自己的妹妹糾纏不休。

第285章??白眼狼

本來敬嬪就沉浸於悲痛之中,還沒有走出來,??七福晉就很沒有眼力勁的,??穿的花裏胡哨的來給敬嬪請安。

宮裏的娘娘們都知道敬嬪最疼愛的侄女兒死了,??知道前因後果的人都沒有過來打擾敬嬪,希望敬嬪能早日恢複過來,宜妃也是叫人給敬嬪送去了不少的上好藥材。

“娘娘,七福晉來給您請安了!”嬤嬤看著躺在床上的敬嬪說道。

“她來做什麽,??本宮現在不想見到她,??讓她走!”敬嬪連自己的兒子都恨上了,所以也是理所應當的遷怒了七福晉。

不過看了嬤嬤突然鬆了一口氣的表情,敬嬪不悅的說道:“這是怎麽了”

嬤嬤當然不敢不回答,現在的敬嬪娘娘正是生氣的時候,??看誰都不順眼,已經責罰了好幾個小宮女了。

“回娘孃的話,七福晉今天穿的很是不妥當,??老奴想著娘娘您不見更好,??省得讓娘娘您更生氣,??病情又加重,??您這幾日好不容易纔好了一些”嬤嬤小心的說道。

“哼!穿著不妥,??本宮倒是想看看,七福晉是怎麽個不妥法,叫七福晉在外麵等著吧,??就說本宮睡著呢,??還沒醒呢!”敬嬪冷冷的說道。

七福晉也真是流年不利,??今天的天氣雖然太陽高照的,但是因為老是刮風還是冷颼颼的,七福晉為了漂亮也隻是穿了薄薄的一層,現在在啟祥宮外麵站著也是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而且還穿著花盆底,畢竟是來給婆婆請安的,自然是不能讓身後的宮女服侍著了!

七福晉等啊等,在外麵站得腰痠背痛,腿抽筋的,但是還是沒聽到敬嬪娘孃的傳召,但是又不能走,隻能站在冷風中等候著。

宜妃派人去問了問敬嬪的身子骨兒怎麽樣了,回來的宮女跟宜妃說起了七福晉在啟祥宮外麵等著。

“這七福晉好歹也是三品官兒的女兒,雖然不是高門貴女,但好歹也是有名有姓好人家的女兒,怎麽腦子就這麽不清楚呢!

敬嬪現在正惱火著他們夫妻兩個呢,七福晉卻偏偏要上去給敬嬪添堵,也不知道這七阿哥和七福晉跟敬嬪上輩子有什麽深仇大恨的,這輩子來討債來了!”宜妃的話裏對七福晉很是不喜歡。

說完宜妃就又說起了自己的小兒子胤禟來,宜妃對自己的小兒子也是十分的不滿。

“這胤禟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這麽看不上嫡福晉和側福晉,福晉不就是長得普通了一些嗎◇思◇兔◇網◇

那有嫡福晉長得花容月貌的,能在後院坐鎮打理好後宅不就好了嗎

胤禟隻要給嫡福晉幾分麵子,喜歡什麽女子,隻要出身清白的,以後隨他納進府來就是了!”

這話宜妃身邊的奴纔可是不敢插嘴的,宜妃娘娘向來護短,自己說說可以但是向來容不得別人來說十阿哥的不是,更何況她們這些奴才呢!

惠妃那裏也是四福晉一個人伺候著惠妃,服侍著端茶倒水什麽的,因為馬佳側福晉懷孕了,惠妃怕馬佳側福晉在進宮的路上出了什麽意外,就開恩讓馬佳側福晉在府裏養著,不用跟著來請安了,等生下孩子再說。

四福晉叫惠妃和誠郡王給放了出來,畢竟不能讓嫡福晉成天不見人不是,誠郡王更怕嫡福晉成天在王府裏想著怎麽謀害他的孩子,於是就讓四福晉天天進宮給惠妃請安,所以就是四福晉和鈕枯祿側福晉一起進宮給惠妃請安了。

隻是鈕枯祿側福晉的待遇可比四福晉的待遇好多了,誰叫皇後娘娘是她姑姑呢!

延禧宮的奴才每天能看到的場景,就是嫡福晉站著服侍著惠妃,而鈕枯祿側福晉坐著陪惠妃娘娘聊天,鈕枯祿側福晉雖然人長得不怎麽樣,但是嘴上說的話還是很漂亮的,每次都能把惠妃娘娘逗得哈哈大笑。

有的時候鈕枯祿側福晉進宮,還要去皇後娘孃的景仁宮拜見一下,塔娜也怕惠妃會欺負自己的侄女,每次也都會接見鈕枯祿側福晉。

鈕枯祿側福晉的額娘覺得自己的女兒去做側福晉,還有一個厲害的婆婆,少不了得受些委屈,但是鈕枯祿側福晉這麽些天來,也沒有受到什麽委屈。

主要是鈕枯祿側福晉長得太過平凡了,馬佳側福晉和納喇庶福晉現在這府裏的兩個金貴人,都不會對鈕枯祿側福晉升起忌憚之心,而且鈕枯祿側福晉的姑姑還是皇後,就連惠妃娘都要對她要客氣幾分,更何況是她們呢!

“老奴給七福晉請安,七福晉吉祥,七福晉您久等了,敬嬪娘娘已經醒了,說請您進去。”說完嬤嬤引著七福晉進了啟祥宮敬嬪娘孃的寢殿。

敬嬪看著七福晉突然眼睛都疼的厲害,偏偏七福晉還笑得甜甜的給敬嬪請安。

“兒媳給額娘請安,額娘萬福金安。”七福晉露出自己最好的一麵說道。

但是沒有想到敬嬪卻拿惡狠狠的眼神看著自己,這讓七福晉嚇了一跳。

“啪”敬嬪將喝完藥的空碗砸在七福晉的身上,七福晉被砸疼了,連忙起身大聲尖叫了一聲“啊~~~”尖銳的聲音震得敬嬪腦仁都疼了,敬嬪恨聲說道:“給本宮閉嘴,跪下。”

敬嬪看著七福晉驚恐的樣子恨聲說道:“你是不是很得意,本宮的侄女死了,沒有人可以動搖你的地位了,你穿的如此豔麗奪目,來給本宮請安,是不是在向本宮挑釁,嗯你好惡毒的心思呀!”敬嬪把對七阿哥的恨也一並發泄在了七福晉身上。

七福晉連忙辯解道:“額娘不是的,額娘,妾身不知道額娘您的侄女死了,妾身真的不知道啊!妾身什麽都不知道,妾身不亂塔娜才越安全,不然在這麽風平浪靜下去,她們的目標豈不是都要放在自己的身上。所以塔娜是果斷出手攪渾了這潭水。這一屆的秀女除了成貴人原來的成嬪位分最高以外就是佟佳格格,是個常在。這讓佟佳一族上下都不是很高興,認為是不是皇貴妃在裏麵做手腳了!其實也不想想其實已經是很給麵子的了,佟妃入宮前不過是庶妃罷了。另外也都是一些答應和庶妃之類的。還有宜嬪的妹妹也是庶妃,這讓郭絡羅一族很是失望還以為皇上能封個貴人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