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連寶寶 作品

第195節

    

�����������һ�죬١�ȸ��x��߅��С���磬�f���������x���أ������H�����xһ Ҳ��ü�^һ�����U�˿ښ��f��:���������������@�ӵ�Ԓ�������xҲ�]���k�����l���ۂ��]���ڻ�����߅���f����Ԓ�����ؾ����ۂ����H������١�ȸ��x���ô�Ҳ�ǻ��ϵı��ã������@�����Ͽ�Ҫ�o�׷�Ę�I��������ǰ���ٶ���}�p�������߀������L��...的神色,??還是把自己心中的想法給說了出來。

直郡王這話這回可是捅了馬蜂窩,??惠妃本來就看不上自己的兒媳婦,??沒想到自己的兒媳婦還在背後說自己的壞話,??還被自己的兒子給聽見了!

被自己的兒子當場抓住後不但不反省,??還要反咬自己一口,??真是該死!

但是現在的確不是休棄她的時候,??但是讓她舒舒服服順心順意地過日子,自己可是咽不下這口氣!

惠妃本來就是一個很有城府的女人,看著自己兒子為難的樣子,心裏倒是舒服了一些安慰般的說道:“胤提啊!太子殿下說得很有道理,咱們可是皇家人,自然是要處處為人表率的,怎麽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呢?這豈不是讓天下的人看笑話,丟了我們皇家的臉!

再說,可能也是嫡福晉不懂事不明白額孃的苦心,胤提你身為一個大男人怎麽可以和小女子斤斤計較呢

大不了以後胤提不去她房裏就是了,怎麽能把休妻之事掛在嘴邊呢?”

盡管惠妃現在在心裏恨不得那個小賤人死,但是現在對自己的兒子胤提還是要扮演慈母,不能讓自己的兒子因為自己被皇上怪罪,也不能叫後宮的女人看自己的笑話!

直郡王胤提本來就因為婆媳不和的事情再心煩,在直郡王心裏本來就是向著自己額孃的,側福晉都能和額娘相處的那般好,為什麽就是自己的嫡福晉對自己的額娘心有不滿呢!

現在又聽到惠妃這樣善解人意的話,惠妃的形象頓時又在直郡王的心裏美化了許多。

惠妃雖然現在不能讓自己的兒子休了她,但是想讓自己在自己的兒子麵前為她說好話,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對女人來說最重要的就隻有兩個,爺們的寵愛還有位分,她雖然是嫡福晉但是沒有胤提的寵愛也沒有孩子,她照樣在府裏站不穩腳跟,這筆賬自己遲早有天會跟她算的!

惠妃好聲好氣的送走了自己的兒子,還把自己身邊一個得用忠心的嬤嬤送給了自己的兒子,叫她幫著嫡福晉好好的掌管後院,實際上就是架空嫡福晉。

這樣的賤人還想在王府裏擺嫡福晉的款,想都別想,自己隻會留給她一個位分剩下的東西有的是人搶著要,都用不著自己出手。

盡管惠妃小小地出了一口氣,但是這麽多年都沒受過這種憋屈的惠妃,還是氣恨不已的在延禧宮裏大發脾氣,連連說道:“本宮當初真是瞎了眼,以前還在暗中嘲笑平妃連兒媳婦都選不好,現在本宮還不如平妃呢!本宮現在是想攆都攆不走她了,真是晦氣的很!”

說完又自言自語的說道:“還好我兒現在是郡王了可以有三個側福晉,等下一年選秀的時候,我再給胤提選幾個好的格格,這人和人就是不一樣,嫡福晉和側福晉都是一樣是武將世家的格格,但是側福晉的教養就是好一些!”

相比於惠妃跟兒媳婦關係不合榮妃倒是顯得春風得意了!

自己的兒媳婦剛剛進門幾個月就懷了孕,真是給自己長臉呀,果然是個有福氣的!

不像惠妃的兒媳婦,當初自己瞧著就不像一個有福氣的,瞧著瘦瘦巴巴的那個樣子。

而且小心思還多得很跟惠妃那是一個樣子,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啊!

“三福晉,快生了吧”榮妃看著嬤嬤問道:“該準備的可都準備好了,胤祉出宮開府身邊也沒有一個有經驗的人,這回還是嫡福晉懷孕可由不得有任何閃失。

這偌大的王府側福晉一個人管起來也是有些吃力的,嬤嬤你等會拿著本宮的令牌,去誠郡王王府上住幾天,等事情都打理妥當了你再回來!”榮妃淡淡的吩咐道。

嬤嬤恭敬的行了個禮說道:“是娘娘,那老奴這就去準備了等會就出宮去,一定把事情給您辦的妥妥帖帖的,娘娘您就等著抱孫子吧!”嬤嬤笑著恭維道。

這話榮妃倒是愛聽,笑著說道:“到時候你去支十兩銀子去,就當是本宮賞給你的,你好好做事本宮一定還會重重有賞!”

十兩銀子,就算對一個體麵的嬤嬤來說,那也不是一個小數目呀,嬤嬤當然是跪地謝恩感恩戴德了。

塔娜現在懷孕那也算得上是大齡孕婦了,不過這胎懷的也不是特過辛苦,能吃能睡的臉上也沒有長斑。

塔娜身邊的嬤嬤,都知道皇後娘娘想要一個小公主,都是笑著恭維說這胎是個小公主,懷女孩的孕婦都漂亮,塔娜聽著果然高興。

塔娜高興,康熙也就高興,康熙不缺女兒也不缺兒子,不管生男生女他都是高興的,不過最好還是生一個乖巧的小公主,要是生一個像胤俄那樣的小霸王他可是吃不消!

毓慶宮自從朝鮮國的公主進門以後,就不太平了,後院女人們爭風吃醋的現象是越來越多,這讓胤瑞很是不滿,對李庶福晉也是越來越不假辭色,很少去她的院子裏。

心中還暗暗慶幸還好沒把她封為側福晉,不然這毓慶宮還不被她折騰得烏煙瘴氣的!

衛貴人剛得寵的時候,滿宮上下誰不把她視為勁敵,但是眾人隻猜到了開頭卻沒有猜到結尾。

衛貴人出身辛者庫,這也已經成了她身上的標簽,所以盡管她生下來一個阿哥也沒有辦法改變她的身份,她還是一個小小的名不經傳的,位份低微的貴人。

別人提起她隻是會想到她是以色侍人,長了一張漂亮的臉蛋最後年老色衰後被皇上厭棄!

其實,有人要說現在的衛貴人年老色衰那可真是嫉妒了!

不過衛貴人現在的身份真的很尷尬,跟她同一時期的妃嬪現在大多都是一宮主位了,就隻有她還在貴人的位份上不上不下的,衛貴人以前可是比敏嬪淑嬪她們還要得寵許多啊!

這幾年新進宮的小宮女們都是十分好奇,衛貴人長得這麽漂亮,為什麽隻是心甘情願的做一個小貴人呢連自己的兒子都不能養在身邊。

不過在宮裏時間長的宮女,都是對衛貴人避而不談,當年惠妃,宜妃,衛貴人和一位生了兩位皇子的烏雅貴人,還有皇上在位時後宮唯一的貴妃也是皇上的表妹佟貴妃,那一段恩怨現在知道的人都是不敢說起的。

今天正好是一批宮女被放出宮的日子,其中就有景仁宮的宮女,原來烏雅貴人的妹妹烏雅宛柔,她是在十一阿哥小的時候就開始伺候十一阿哥的,所以胤俄對這位姑姑還是有幾分感情的,還特意叫身邊的人來送送她!

“姑姑,姑姑請等一下,姑姑請等一下!”一個穿著體麵的太監叫住烏雅宛柔這批即將出宮的宮人。

小桌子氣喘籲籲的叫住烏雅宛柔說道:“姑姑,奴纔可算是趕上了,您要是出宮了奴才就完不成敦郡王交給奴才的任務了!”說完就拿出了一個木匣子,別看這個木匣子普普通通,識貨的人一眼就看的出來這是個紫檀木匣子。

小桌子把木匣子交到烏雅宛柔的手中說道:“姑姑,這是敦郡王吩咐奴才一定要交到你手中的東西。”

烏雅宛柔慢慢開啟匣子就看到裏麵有幾張銀票,銀票上還壓著金銀錠子,烏雅宛柔連忙合上匣子對小桌子說道:“這東西太貴重了,奴婢受用不起,皇後娘娘已經給了奴婢很多賞賜了!這些還是請公公還給敦郡王吧!”

小桌子看著烏雅宛柔說道:“姑姑,敦郡王就知道您會這樣說,敦郡王給您的這些東西都已經向皇後娘娘報備過了!

再說,像敦郡王這樣尊貴的人,怎麽會在乎這點東西呢

敦郡王說了這些東西就是給姑姑您的添妝了!以後到了夫家也有依靠,誰也不敢欺負您,郡王也說您伺候了他這麽多年了,所以這些不算什麽的!”

烏雅宛柔一聽也是溫柔的笑道:“既然這樣,奴婢就收下了,還請公公替奴婢謝過郡王,以後叫郡王好好保重!”

作者有話說: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寧靜??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援,我會繼續努力的!∮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第265章??人情味兒

同一批出宮的宮女都是羨慕的看著烏雅宛柔,她們這些宮女到二十五歲才能出宮,??等出宮的時候都已經是老姑娘了,??如果沒有主子的指婚的話,那是嫁不到什麽好人家的,??以後想要生活過得好一些,??就要靠自己這些年來攢下來的體己了!

要是有幸在宮裏得了主子的看重,在主子身邊貼身伺候著,??有些主子心好,就會考慮考慮自己這些奴婢們的終身大事,??一般會指個侍衛什麽的!

當然不是那些從貴族人家挑選出來的公子,那些是皇上的近身侍衛,以後都是會有好前途的人,自己不過是個宮女肯定配不上他們的。

一般就是旗人出身的侍衛,??那對自己等人來說也是一個好依靠了,??這些主子還會陪送一副嫁妝,叫自己的貼身人能好好地嫁出去,??她們這些宮女最希望的就是能找到這樣的主子!

沒想到自己身邊的這位就是這樣幸運的人,??皇後娘孃的景仁宮,??那可是許多奴才擠破了頭都想進去的,更何況還是從小的時候就貼身伺候太子和敦郡王。

這樣的貴人就是手指縫裏漏出來一點,??就夠自己這些人一輩子都受用不盡了!

“這位姐姐竟然是景仁宮的宮人”有個臉長得圓圓的看著就很喜慶的宮人笑著問道。

烏雅宛柔也笑著點點頭,??跟著問道:“妹妹是哪個宮的”

“妹妹是宜妃娘孃的翊坤宮的,??娘娘開恩提早幾年放了我出宮!”圓臉宮人笑著說道。

“那妹妹肯定是有了婚配吧,??真是恭喜妹妹了。”烏雅宛柔也是笑著打趣道。

說完兩人就是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聲音很輕,畢竟就算是在宮門口,隻要走出那個大門就是宮外了,她們在宮裏也還是不敢大聲說話的,這是多年來的習慣!

烏雅宛柔出宮也是要嫁人的,塔娜也已經叫人給她尋了一門好的親事,這門婚事烏雅宛柔也是答應的。

烏雅宛柔本來想著自己年紀這麽大了,就算出宮也肯定找不到什麽好人家了,就想著幹脆不出宮算了!

但是沒想到,自己小時候的表哥竟然還一直等著自己,她實在是被上一世的記憶給弄怕了,她有點不敢嫁,但是皇後娘娘還是叫自己回去好好的想一想不用著急,就在那天晚上自己做了一個夢讓她決定嫁給表哥!

烏雅宛柔緊緊的抱著自己懷裏的匣子,鑽進家裏額娘派人來接她的馬車,聽到那一聲聲的格格,烏雅宛柔眼圈微紅。

烏雅宛柔回到熟悉的地方,看著自己府上正在掛紅綢就詢問身邊的小丫鬟說道:“可是家中有什麽喜事,是家裏要娶新媳婦了嗎,怎麽弄得這樣喜慶”

小丫鬟一聽笑著說道:“哎呦,我的格格哎!這喜事是格格您的,上和皇後娘娘請求把白答應肚子裏的孩子,抱到承乾宮撫養給自己撫養。皇上想著白答應身份低微去跟皇後娘娘說了一下,皇後娘娘一聽,覺得這件事情也是可行的就答應了,現在就等著白答應肚子裏的孩子生下來,改了玉碟了!”小紅一聽勉強的笑了笑說道:“那多謝公公了,我這就走了,我們家主子還等著用膳呢!”一般宮妃懷了孕分例都是提升一階的,皇上寵愛白答應就說提到貴人的份例,所以小紅才冒認是烏雅貴人身邊的宮女。嘉嬪聽著宮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