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連寶寶 作品

第174節

    

,朕有些話要跟他講!”康熙來到關押女刺客的地牢中,看著已經被折磨得不成人樣的女刺客,看著身邊的大臣問道:“她能聽到朕說話嗎”“回皇上的話,隻是看著嚇人一些,並沒有生命危險。皇上您說就是了。”康熙這纔看著女刺客說道:“我不管你是誰的後人,朱三太子也罷,反正你現在都已經到朕的手上了。朕也不相信明朝真的能留下什麽反清複明的力量,不然你怎麽會落到如此境地?你傷害的是朕心愛的妻子,朕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隻要...福晉呢!”

富察冉竹談談的說道:“再者說了,太子殿下不是本福晉一個人的,隻要該是本福晉的本福晉能得到就好,剩下的本福晉也不會妄想!”

嬤嬤一聽,連忙跪下請罪道:“請福晉恕罪,都是老奴的錯,是老奴一時被富貴迷了眼睛,還請福晉恕罪!”

富察冉竹看了老嬤嬤一眼說道:“嬤嬤你也在本福晉身邊伺候了許多年了,本福晉是什麽本性你也知道,如果再有一次的話本福晉這裏是容不下你了,你明白嗎”

“是,老奴明白了!”嬤嬤擦了擦腦門上的汗!

這是富察冉竹才從頭上拔下了一支銀簪子,給了老嬤嬤說道:“我知道你兒媳婦有了,這個就賞給你兒媳婦吧!

嬤嬤你也別怪我,這是皇宮連我有時都身不由己,如果你犯了錯我怎麽能護得住你了!”

嬤嬤一聽,果然感激涕零的說道:“老奴一定為福晉您死而後已!”

馬佳側福晉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對自己的嬤嬤說道:“本福晉瞧著這嫡福晉還算不錯,應該跟皇後娘娘一樣不是個會為難人的。”

嬤嬤聽聞笑著說道:“瞧,側福晉您說的這話,要是一個會為難人的嫡福晉,到時候說不定也會為難皇後娘孃的孫子孫女,雖然嫡庶有別,但是這不管嫡出還是庶出都是皇後娘娘她的孫子啊!您說是不是啊!”

“嬤嬤說的話有理,這回本福晉也可以放下手中的事情,好好過自己的日子了,這幾年可把本福晉給累壞了!”

這是嬤嬤也是連忙說道:“側福晉說的有理,現在嫡福晉也進門了這福晉也可以好好準備,懷個小阿哥或者小格格什麽的了。

您的身子老奴給您調養了兩三年,就算是生個雙胞胎都沒什麽問題,您啊!就放心吧!”

說完主仆兩人相視一笑,馬佳側福晉拉著拉著嬤嬤的手說道:“還好有嬤嬤在,不然我都不知道該怎麽辦了!”

這塔娜的一樁心頭大事已經解決了,但是儲秀宮的平妃可是不好過呀!吃不香,睡不著的,這眼看著比自己兒子小的皇子阿哥都已經要大婚了,自己的兒媳婦都還沒找落。

也不禁埋怨自己,早知道就不應該選什麽出身太過高貴的兒媳婦,現在好了跟自己的兒子竟然八字不合也是個沒福氣的,還鬧出了這麽一樁事情。等自己兒子大婚,還不定什麽時候呢!

就在平妃心煩著的時候,平妃的心腹宮女前來稟報道:“奴婢給娘娘請安,娘娘萬福金安,啟稟娘娘,前些日子的時候理郡王來給您請安的時候。

回去的路上遇見了一個辛者庫的宮女,說是您的侄女兒理郡王的表妹,奴婢瞧著這個宮女兒好像不怎麽對勁兒!”

平妃聽聞連忙抬起了頭,看著這個宮女說道:“你說的話可都是真的,那個辛者庫的宮女怎麽跑出來的,叫什麽名兒”

宮女連忙跪在地上回答道:“回娘孃的話,奴婢說的都是真的,絕無半句虛言,那個宮女的名字奴婢去打聽了好像叫什麽玉兒。”

平妃聽完後惱怒非常,對著身邊的嬤嬤說道:“本宮就知道是她就知道跟本宮和理郡王丟人,她現在也沒有什麽人可以依靠了,可不就想著本宮的胤礽嗎?

原先本宮想著把她賜給胤礽也不是不可以,後來還是宜妃對本宮說,可是二阿哥帶著人抄了大房一脈的家毒死了她的親哥哥還將她的父母發配邊疆,誰知道她不會對胤礽懷恨在心啊!

本宮這一想可把本宮嚇了一跳,本宮這回是說什麽也不會讓她伺候胤礽了!

還有胤礽本來就因為退婚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的名聲受了損,她瓜爾佳氏的格格名聲就是名聲,我兒子的名聲就不是名聲了嗎?再說瓜爾佳氏的格格不也是得了一個縣君的爵位嗎

本來找一個好的兒媳婦就很難了,本宮要是再把這個所謂的表妹送進理郡王府,還有那家高門大院的格格肯一心一意的對胤礽啊!

要是本宮這個侄女懷恨在心,要謀害胤礽和挑撥本宮兒子和兒媳婦之間的關係,本宮更是哭都沒地方哭去!

這樣好了,你帶著人把她帶到本宮這來!”平妃拍了拍桌子說道!

玉兒上次進宮還是光鮮亮麗的貴族格格,這一回就是辛者庫的宮女了,是宮裏最最低賤的奴才之一,這樣的落差叫一個小姑娘怎麽受得了呢!

就連自己原本的姓氏赫舍裏氏都不能再用了,說是衝撞了主子的名諱,隻能稱自己為玉兒!

玉兒自從和阿瑪的姨娘還有大哥的妻妾們被沒入宮中就一直在幹粗活累活,洗衣服,刷馬桶這樣的活計,對了還有她的幾個庶妹。

她本來不肯幹,就被這裏的管事嬤嬤用鞭子抽,嘲笑,她們說自己別做白日夢了,還以為自己是貴族格格嗎?自己已經是一個下賤的辛者庫宮女了一輩子都走不出去了,這叫玉兒絕望極了!

自己是嫡長女在家裏仗著自己法瑪的寵愛,自己是最驕傲的,自己一直看不起自己的堂妹。

本來自己哥哥做錯了事,整個府上都是要受罰的,自己庶出的叔叔被貶了官到貧瘠的地方去做官,家裏的爵位聽說也沒有了!

但是本來更應該受到牽連的是自己阿瑪的嫡親弟弟,自己的親叔叔!

但是,自己的親叔叔是皇上還算的用的人又有理郡王和平妃娘娘求情,就連三嬸也是宗室女是要叫皇上一聲叔叔的,盡管關係已經淡了了,但是皇上還是看在平妃和理郡王的麵子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憑什麽,憑什麽啊!自己成了最下賤的奴才,而自己的堂妹卻還可以高高在上的當著貴族格格,等著自己的姑姑給她找一門好親事,好做一個富家太太或者是理郡王的側福晉,自己卻隻能幹這些肮髒不堪的活直到死亡。

她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可是她又能怎麽辦呢?她不能報複平妃娘娘和理郡王,也不能報複自己的叔叔因為自己沒有那個本事,自己還得靠他們行行好拉自己一把,救自己脫離苦海!

作者有話說:

謝謝親們的支援哦!麽麽噠

第240章??宮中喜事

這時平妃身邊的心腹宮女就來到了辛者庫,??掌事嬤嬤瞧著領頭的宮女穿的料子不錯是大宮女的服飾,??心裏盤算這應該是那個娘娘身邊的得意人。

於是連忙殷勤地向前迎去,??朝著領頭的宮女說道:“姑娘來這裏可是有位娘娘有要事差遣老奴們”

珠玉原來是平妃娘娘身邊的三等宮女,因為做事認真仔細為人忠心才給平妃娘娘發現並提拔成了大宮女,??在身邊伺候著。

珠玉原先在做三等宮女的時候,也是在儲秀宮裏受到過不少大宮女們的欺負,但是珠玉在得到平妃娘孃的重視後,??卻並沒有懲治那些欺負她和落井下石的人,反而以德報怨這就讓她在儲秀宮的名聲非常的好。

但是珠玉卻並不是一個十分單純善良的人,??她之所以這麽做,是因為她在平妃娘娘身邊伺候的時候,??聽到平妃娘娘跟身邊的嬤嬤說要從身邊的大宮女中選一個出去給二阿哥做個侍妾格格什麽的!

以前珠玉之所以被欺負就是因為人長得比較好看,??竟然有做主子的機會,??誰又願意做奴才呢!

那時候珠玉就知道自己已經是候選人之一了,所以十分注重自己的儀態和儀表,??果然平妃娘娘對自己很滿意。◆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在二阿哥理郡王來儲秀宮給平妃娘娘請安的時候,平妃娘娘總是讓自己近身伺候理郡王,??想著理郡王俊朗的外表,珠玉就有一點害羞和浮想聯翩。

但是沒想到有一天自己奉平妃娘娘之命送理郡王出宮的時候,??竟然有一個不識好歹的辛者庫奴婢,竟然敢攔在理郡王麵前,??看這理郡王的樣子看來這個小宮女也是不一般啊!

後來自己跟熟悉的朋友打聽一下,??才發現果然不一般,??這個小宮女竟然是平妃娘孃的親侄女兒理郡王的親表妹,??隻不過是家中長輩做錯了事情被連累了才沒入辛者庫了!

有人更是說她原來是要做二阿哥嫡福晉的,這讓珠玉更是嫉恨非常,所以才會有今天這一出。

她不敢嫉恨那些名門貴女,出身高貴的滿族格格,一個家中犯了錯被沒入辛者庫的奴婢也敢和自己比,珠玉恨恨的想到但是珠玉聰明的並沒有表現出來。

珠玉拿出了一個塞滿金銀裸子的荷包,不著痕跡地塞到了嬤嬤手中笑著說道:“嬤嬤有勞您了!我們平妃娘娘想見幾個人,也不多就兩三個,不知道嬤嬤能否通融一下!”珠玉客氣的說道。

管事嬤嬤不著痕跡地掂了掂荷包,沉甸甸的壓手,心中高興不已就連臉上的褶子都笑開了,

也是客氣的說道:“姑娘說的什麽話,平妃娘孃的事情可不就是我們這些做奴婢的事情,姑娘放心既然是平妃娘娘想看,那有什麽不能看的呢?

姑娘自己去選吧,我還有事就不打擾你們了!”說完就去幹自己的事了,這個嬤嬤也知道她們這些貴人想見的人,肯定也不希望別人看見,自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

珠玉也是客氣的點了點頭,對管事嬤嬤的知情識趣很是滿意!

說完珠玉走到正在洗衣服的玉兒麵前說道:“玉兒姑娘,我們儲秀宮的平妃娘娘想要見你,請您跟我們走一趟吧!”話雖然說得客氣,但眼神裏的輕視卻是不容忽視的。

不等玉兒反應轉身就走,還將玉兒的庶妹也是一並帶走,她們雖然帶來的人多,但卻都是靜悄悄的沒有驚動什麽人。

她們被沒入辛者庫的原因可是赫舍裏氏大房一脈的人與妃嬪私通穢亂後宮,皇上本來就因為這件事情牽怒了平妃,要是知道平妃還如此光明正大的接見被沒入辛者庫的之女,皇上應該會更加不高興了,要是惹了皇上不高興雖然不至於遷怒自己的兒子,但是平妃的日子也是會很不好過的!

玉兒跟在宮女後麵進了儲秀宮,隻是她第二次進入儲秀宮了,第一次自己是跟著自己的瑪母光明正大的從儲秀宮正門進入的。

那時候還有小太監和宮女引著,一口一個格格叫的那叫親切,現在卻隻能從儲秀宮給奴才們開的門進入。

滿族格格是很金貴的,她們的閨名除了父母長輩以外,是很少有人能叫的,但是現在自己的名字卻被她以前最看不起的一些奴才隨意叫著,赫舍裏氏玉兒覺得自己屈辱極了,恨不得一死了之算了。

但是她不敢死她還是想過上富貴之極的日子,就算能讓她過上還沒沒入者庫之前的日子也行啊!

“奴婢給平妃娘娘請安,娘娘萬福金安。”玉兒和她的幾個庶妹跪在地上恭敬的磕頭道。

平妃揮了揮手讓她們起來不耐煩的說道:“本宮知道你們吃了很多苦頭,但是既然進了宮就得按照宮裏的規矩生活,更何況你們是以這樣不堪的方式進的宮。

雖然本�Ĺ����م���һЩ����������Ȣ�ĵո��xܛ��һЩ�����@���Y��鷲���Ăȸ��x���ܲȵո��xһ�_��!�@�r������ط���f�˾乫��Ԓ:���ʰ���,�0�2�@������Ĺ���߀��Ҳ����ǂ�”��������Ҳ��á����@���r���Ĺ��������X������Ҫ���U����һЩ��,�0�2���f���L���mȻƯ����Ҳ���������������Ҳ�������Ȣ�M��Ժ���[����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