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半晌後,聲音消失,孫濤上前一步,微微躬身,準備聆聽高青山的指示。“小孫,你親自去一趟,摸摸情況。”“書記……不直接把趙大隊帶回來?”高青山搖搖頭:“長寧鎮雖然偏僻,但是剛剛上任的鎮長王鳳清是老陳一力提拔的。”“馬上就要換屆了,趙俊豪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在這個時候出事……”“而且還是在老陳的地盤……我們不得不防。”一個普通鄉鎮派出所民警,竟然敢拷縣治安大隊的隊長?要說這後邊冇人指使……高青山打...-

陳德軍木訥的點點頭:“在現勘箱裡。”

“拿過來。”

秦川接過鎂粉後,抓了一把在手裡,呼的撒了出去。

然後在鎂粉即將飄落的時候,掏出兜裡的火柴。

嚓!

火光乍現,一捧閃亮的光飛過。

眾人隻覺得眼前一亮。

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神奇的發現地上出現了一個個黑黑的印記。

原本看不見的腳印,此刻竟然清晰的彰顯在眾人麵前。

吸!

真真倒吸涼氣的聲音響起。

7月大熱的天氣,本該炎熱難耐。

在場的眾人卻好像吃了冰塊一樣,尾椎骨都冒出一陣涼意。

啥情況?

“案發前,301的女主人應該擦過地麵,腳印遺留後,上麵的臟汙能夠吸納燃燒後的稀薄鎂粉。”

我草……

我們怎麼不知道。

宋陽和陳德軍對視一眼,感覺自己的現勘好像白學了。

秦川卻不以為意,係統抽獎獲得刑偵現勘有太多這樣的小技巧。

但是這種人為顯影,會破壞足跡的原始形態。

所以他在操作前,跟宋陽覈實了是否拍攝現勘照片。

確定對方已經固定了證據,秦川才做的顯影,方便眾人觀看。

“大家看,所有的腳印,是三種鞋子的留下的。”

“門口的兩個腳印,是301女主人的,對方在進門後發現死者後,冇有進屋,退出房門後報警。”

“房間內的腳印,大一些的,紋路不清晰的腳印,是死者穿拖鞋留下的。”

“這跟死者腳上的拖鞋做下對比就能確定。”

“而第三種形狀的足跡,就是凶手留下的。”

“鞋長23厘米,鞋號36號,內側鞋弓高,外側低,中心靠前,這是成年女性纔有的足跡特征。”

“步幅43厘米,步角向內3度。”

“綜合足跡重心偏移距離,可以計算出足跡所有者身高158左右,體重在45公斤左右,年齡應該在34歲到36歲之間。”

“我剛剛上樓的時候,302室的女主人正好在門口,對方的身高、體重資訊,和足跡鑒定結論完全吻合。”

“所以,我判斷,對方就是凶手!”

步幅……

步角……

步長……

重心……

足跡鑒定分析,大家都聽說過。

也知道一些狠人能根據足跡得到很多嫌疑人的資訊。

但是,那些狠人都是什麼人?

哪個不是省廳掛名的專家寶貝。

哪個不是白髮蒼蒼,經曆了成千上萬案件的洗禮。

可秦川的?

滿打滿算畢業到現在,也不過一個月吧。

現在的警校都這麼牛逼嗎。

還會說自己太差勁了。

所有人,包括周學習在內,目光從秦川身上,轉移到了宋陽和陳德軍身上。

那意思很明顯。

你們兩個是現勘刑警,專門乾的就是行政現勘。

說說,秦川說的對不對。

可這兩人現在跟木馬人一樣,傻呆呆的看著秦川。

看樣子是指望不上了。

三中隊隊長董厚德最先反應過來。

在刑警大隊,他就以足智多謀著稱。

“秦大隊,這個就算您根據腳印得到的凶手資訊是對的,可……類似身高體重的人多了去了,為什麼就說是對門的女主人?”

“問得好!”

秦川想給董厚德點個讚。

裝逼怕什麼?

最怕冇有人配合。

現在好了,配角終於接話了。

“你說的冇錯,足跡鑒定隻能鎖定嫌疑人的大概範圍,在冇有對方足跡對比的情況下,確實不能直接鎖定某個人。”

“但是,大家看這兩個腳印。”

秦川挑選的是靠近門口,從外向內的腳印。

“這是凶手進入房間後的腳印,右腳清晰,左腳模糊,重心明顯偏右。”

-骨被秦川踩的粉碎。確保對方冇有了戰鬥力,秦川轉過頭。現在,隻剩下董誌軍還在廣場中間。不是他不想跑,實在是……腿不聽使喚了。“彆……彆過來……”如殺神一般的秦川走向董誌軍的時候,這傢夥竟然嚇尿了。砰!秦川怎麼會在乎董誌軍的哀嚎,一個巴掌摔在了對方臉上,打出了三顆血牙。這混蛋犯下的罪,該千刀萬剮。“張妍姝死的是時候,她有三個月的身孕!”一年前,董誌軍這個畜生醉酒後,看上了酒店的服務員,當晚就直接弄回了...